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娛樂 查看內容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家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聲明:我們是澎湃新聞網(www.thepaper.cn)有戲欄目的頭條號,欄目官方微博“@澎湃有戲”,唯一的APP叫“澎湃新聞”。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未經授權,謝絕轉載。轉發朋友圈請隨意。



文/澎湃新聞記者 陳晨



11月14日,由上海市電影家協會主辦的“紀念表演藝術家魏鶴齡老先生誕辰110周年活動”在上海市文聯文藝大廳舉行,戲劇界、電影界、出版界、文博界的近百位藝術家、專家們出席活動。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紀念活動現場。本文現場圖均由蔡晴拍攝。



魏鶴齡(1907年1月14日-1979年10月2日)是中國第一代電影表演藝術家,以他深沉、含蓄、質樸、典雅的表演風格在銀幕上塑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典型藝術形象。1930年代他曾和趙丹、周璇、金山、顧而己、舒繡文、白楊、金焰、王人美、張瑞芳、黃宗英、張伐等合作拍攝了《馬路天使》、《貂蟬》、《保衛我們的土地》、《中華兒女》、《長空萬裡》、《火的洗禮》、《喜迎春》、《烏鴉與麻雀》等20餘部電影。新中國成立後,他先後拍攝了《祝福》、《家》、《摩雅傣》、《南浦江的故事》、《魯班的傳說》、《北國江南》、《飛刀華》、《燎原》、《血碑》、《櫃臺》、《水手長的故事》等30餘部人們熟知的新電影。周恩來總理評價他說:“真奇怪,這老魏演什麼像什麼,他把衣服一換,你就相信他就是那個角色。”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家》,魏鶴齡飾演高老太爺



紀念活動上,魏鶴齡的小女兒、舞蹈家魏芙撰寫的回憶錄《我是演員——憶父親魏鶴齡》同步首發。該書記錄了魏鶴齡從演戲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細節,魏芙回憶說,“‘我是演員’這四個字是父親臨終留下的最後遺言,我一直在解讀這四個字,今天這四個字已經成了這本回憶錄,其實這個回憶錄,就是這四個字全部的解讀。”



曾與魏鶴齡生前有過交集的演員、攝影師和其他工作人員們都深情回憶了這位表演大師所帶來的人生影響,並表示即便魏鶴齡已經去世38年,這樣的紀念活動依然有著重要的意義,因為老藝術家的精神傳承正是上海電影乃至中國的電影的“根”。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魏鶴齡



“寧缺勿過”塑造扎實銀幕形象



在紀念活動上,魏鶴齡的兒子魏迦回憶說:“我們的父親魏鶴齡是一位樸實的農民的兒子,一個曾經扛過大包的碼頭工人。在中國電影的先河時代走上了他的演藝之路,從普通的戲劇電影演員成為一位人民的藝術家。在他整個演藝生涯中,無論是在戲劇舞臺還是在電影銀幕上,與其說他在塑造演藝一個一個小人物的角色,不如說他就是把生活中的一個個小人物搬上了銀幕。在早期電影中獨樹一幟堅持了‘寧缺勿過’的風格,受到了人民廣泛的肯定和喜愛。就是在電影事業蓬勃發展的今天來看,他的這種表演風格依然如同一屢清風。”



魏鶴齡不是英俊的奶油小生,也不夠“偉光正”的英雄氣概,什至也夠不上個性反派,大多數時候他的角色只能排在“男二號”,但就是這種溫和的特質,讓魏鶴齡能夠適應各種不同類型的角色,並且演繹得得心應手。有人評價他“很大腕但演的角色都土裡吧唧”。



“寧缺勿過”是魏鶴齡的表演原則,上海電影家協會主席、導演張建亞對此感觸頗深,“他老說‘寧溫勿火,寧缺毋過’,當你當了導演以後,會覺得這是一個很高很高的境界。現在的電影有時候熱鬧,不說人話,不辦人事,看著就像假的,就跟魏鶴齡大師演的人物,我們真的要傳承下去。”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摩雅傣》劇照,秦怡和魏鶴齡



配音表演藝術家孫渝峰曾與魏鶴齡共同在乾校接受“改造”,同時他也是魏鶴齡的“粉絲”,談起魏鶴齡的表演,孫渝峰說,“看了很多他們演的戲,他穿什麼服裝就像什麼人,這個並不是服裝穿上就能像的,而是他內心很扎實,生活基礎很扎實,人物的內心活動就非常豐富。老魏的那麼多形象,各個都不一樣,幾十個沒有一個重疊的,都是從人物性格出發的,為什麼他能做到這一點呢?就是因為生活基礎扎實,生活裡面的知識越豐富,生活的活乾得越多,將來演戲越沒有負擔。所以,我們的確要從這些老藝術家身上總結出很多東西,一個扎實的生活基礎,一個踏踏實實樸實的內心的經驗。”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江南春曉》,魏鶴齡飾演沈載之



去世38年,文藝界依然懷念他



魏鶴齡1979年在上海病逝。事實上,“文革”之後,他就再沒有機會演出一個角色,這也成為魏鶴齡最大的遺憾。臨終時,已經無法進食、無法說話的情況下,他歪歪扭扭寫下“我是演員”四個字。



魏老對於演戲兢兢業業的鉆研以及晚年的掙扎與遺憾都被詳盡地記述在《我是演員》這本回憶錄中,而老一輩藝術家的精神對於今天仍然有著重要而積極的意義。文匯出版社社長桂國強說,“《我是演員》這本書,其實也是對我們對當下提出了一種我們的思考,我們的一種判斷。所以,從史料價值上來說,能夠讓今天的讀者,更進一步的感受到我們當時的電影是怎麼樣一步一步過來的,是怎樣靠那麼一大批的大師,那麼一大批的明星來支撐著中國的電影事業,這是從出版價值上面來說的第一個方面。”



“我是演員”這四個字在今天看來,也足以給現在的演員振聾發聵的啟發。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活動現場。



年近80歲的老演員達式常是在座唯一與魏鶴齡一起演過戲的,當時魏鶴齡是老前輩,而他還只是二十多歲的小夥子。“我真的是很珍惜這一瞬間。”達式常感慨,“那時候魏老先生已經是58歲了,要打燈,都要等著,我們的老藝術家沒有什麼替身就站在那兒給我打光,沒有任何怨言,天經地義的事情。這個細節跟今天拍戲的現場天淵之別了。”達式常說,自己年輕時,以魏鶴齡這樣的老前輩為榜樣,“我們現在退休了,後面還有很多年輕人,對於當今的表演藝術,還是需要繼續下去的,要傳承,還要創新,創新也得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否則是沒有土壤的。這方面,怎麼深入的總結,選一些精華,演員們值得去深入學習思考。”



38年前,有一位藝術傢臨終寫下“我是演員”



《中華兒女》,魏鶴齡飾演遊擊隊長



上海電影家協會主席張建亞在活動上表示,“我們今天在這裡紀念魏鶴齡大師,不僅要以老一輩藝術家為鏡子,把我們的工作做得更有質量,讓我們的藝術更有追求,更希望年輕的工作者,以魏鶴齡等老一輩藝術家為榜樣,深入挖掘中華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始終牢記文藝工作者的社會責任,責無旁貸地肩負起文藝事業構建和諧文化的光榮使命,不辜負國家、人民和老一輩藝術家的期待。”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