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馬云《功守道》開播之際阿里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

文章來源:公眾號磐石之心



阿里巴巴馬云與李連傑、甄子丹、吳京等著名演員一起出演的《功守道》在雙11期間上映,讓觀眾們見識了馬云的太極神功。雙11剛過,阿里巴巴又傳出阿里文娛集團掌舵人俞永福離職的消息。



馬雲《功守道》開播之際阿裡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一面是馬云醉心電影娛樂,一面是文娛負責人被傳離職,這似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在俞永福被傳出離職後,其本人又在微博宣布“不會離開(注意是離開,不是離職)”。阿里巴巴官方則“對傳聞不回應”,這更加讓俞永福的離職撲朔迷離。



無論俞永福離職與否,阿里大文娛板塊都是馬云以及行業關注的焦點。磐石之心(公眾號panshizhixin18)想簡單分析下對此的淺見。



阿里大文娛板塊擔負阿里繼續增長重任



據阿里巴巴2017第三季度財報,阿里的天貓、淘寶、聚劃算、盒馬鮮生、阿里媽媽在內的電商業務收入464.62億元,同比增長63%,占總收入84% 。



其次是包括優酷土豆視頻、體育、音樂等業務的數娛收入46.98億元,同比增長33%;雲計算收入29.75億元,同比增長99%;



馬雲《功守道》開播之際阿裡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最後是包括高德地圖、釘釘等在內的創新業務收入8.87億元,同比增長27%。電商業務是阿里巴巴主營業務,而數字娛樂、雲計算和創新業務則是阿里培養的後起之秀。除了雲計算外,數字娛樂和創新業務增長都較為緩慢,遠低於電商業務增長。



馬雲《功守道》開播之際阿裡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而從利潤來看,數字娛樂、雲計算業務的虧損額在不斷增加。作為新培育的項目不求盈利,但要追求營收增長率,雲計算業務增長率99%是合格的,可惜數字娛樂業務既沒有增長率也沒有利潤。



而阿里電商業務終會因人口紅利走到天花板的那一天,而維持阿里營收和利潤持續增長就必須依靠數字娛樂、雲計算和創新業務,特別是具有5000億大市場的數字娛樂。



而且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高,對影音、娛樂、遊戲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長,是非常具有前景的業務。



因此,此前有媒體不負責任的將俞永福稱作是馬云接班人、阿里“太子”也是基於這個原因。可見,俞永福執掌大文娛板塊擔負十分重大的任務,而阿里巴巴大文娛又面臨著強勁的競爭對手——媒體。



對於電商出身,沒有娛樂基因,進入市場較晚的阿里巴巴來說,從媒體口中搶食物,並非易事啊。



俞永福重整阿里大文娛,強調賦能內容創作者



2016年6月阿里巴巴CEO張勇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大文娛版塊”,囊括了阿里旗下的阿里影業、合一集團(優酷土豆)、阿里音樂、阿里體育、UC、阿里遊戲、阿里文學、數字娛樂事業部。8月27日起,緊接著,任命俞永福為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籌)董事長兼CEO,分管大文娛版塊各公司相關業務。



馬雲《功守道》開播之際阿裡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俞永福接手大文娛之後,便對其進行一些列的戰略調整,希望將此前文娛板塊各業務一盤散沙的局面理出一條主線。2016年12月,俞永福宣布“通過把旗下優土、UC、豌豆莢等業務接入統一開放平臺,提供多產品平臺流量支持,加強對UPGC生態和合作夥伴的扶持。”



“我們希望在大文娛的完整內容生態上,讓UPGC內容和影劇綜漫為代表的頭部內容形成高效的互補與合力,為內容生產者創造更多價值,為用戶提供更好內容體驗。”俞永福說。



為了推進這一計劃,他安排新移動事業群總裁何小鵬兼任工作組組長,大優酷事業群總裁楊偉東和俞永福協助推進,並計劃3年投入500億元。



然而2017年8月22日,UC創始人何小鵬在UC十三周年生日的時候宣布離職。這也讓俞永福打造UPGC生態的戰略失去了一位乾將。



馬雲《功守道》開播之際阿裡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2017年4月,俞永福發表署名文章《阿里大文娛的目標是賦能內容創作者》,全面闡述阿里大文娛的戰略方向為:文化娛樂產業的新基礎設施,並且是以科技生產力的方式打造新基礎設施。這與馬云這些年一直倡導的“賦能戰略”無疑在同一個頻道之上。



他說:“阿里大文娛最重要的思考方向也絕不是怎麼拍好一部電影,錄好一首歌或者寫好一篇小說,而是利用我們最擅長的科技生產力,做培育好內容的土壤,賦能內容創作者,讓他們為用戶帶去快樂。



當然,我們也在做一定量的內容,因為需要通過實際操作理解內容制作,理解產業痛點,繼而通過創新來改造這些痛點,創造價值。”



這也意味著,阿里巴巴的文娛戰略並非創作更好內容為核心,而是希望搭建平臺,讓更好的內容到自己的平臺上來獲取流量和用戶。這與阿里巴巴天貓、淘寶的策略是完全一致的。



賦能內容創作者是為了與媒體差異化競爭?



俞永福提出“賦能內容創作者”戰略,先把優酷土豆這個平臺做起來,打造一個具有突出優勢的視頻分享平臺,這其實與媒體泛娛樂戰略實現了差異化。



2011年媒體副總裁程武提出媒體“泛娛樂”戰略:“媒體希望基於網際網路與移動網際網路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的粉絲經濟。而核心是IP。這可以是一個故事、一個角色或者其他任何大量用戶喜愛的事物。”2012年媒體正式布局泛娛樂,成立IEG互動娛樂事業群。



媒體泛娛樂戰略有四大業務,分別為:媒體遊戲、媒體文學(核心閱文集團已經在香港獨立上市)、媒體電影(媒體影業,企鵝影業,B站,鬥魚直播等)、媒體動漫。



通過媒體文學、動漫打造IP,然後通過媒體電影、媒體遊戲將這些IP變成影視、遊戲作品,從而實現變現。而配合媒體該戰略的渠道資源有:媒體視頻、媒體音樂、社交、貓眼電影、媒體新聞、資訊平臺等,全都擔當其導流和導用戶的重任。



為了布局這一戰略,媒體與阿里巴巴一樣在這5年裡收購了大量的公司,比如,並購格瓦拉成立貓眼微影、並購盛大文學成立閱文集團、與中國音樂集團合並成立媒體娛樂音樂集團、投資數十家漫畫公司、投資二次元B站和鬥魚。



阿里巴巴也在大量的購入資源完成文娛布局,比如,收購蝦米音樂和天天動聽成立阿里星球、收購優酷土豆、收購阿里影業並註入淘票票、收購UC,整合UC讀書和小說退出阿里文學、收購廣州簡悅成立阿里遊戲事業部……



從表面上看,這些投資並購基本相同,但是阿里與媒體最大的差別在於,媒體多個產品都具有壟斷地位:閱文集團占網絡文學的80%份額、媒體遊戲和音樂具有明顯份額優勢,並持續產生了《王者榮耀》《光榮使命》這些IP。



馬雲《功守道》開播之際阿裡大文娛換帥,俞永福去還是留?



阿里巴巴大文娛重流量和渠道,媒體則以打造內容IP為核心。阿里作為後來者,采取與媒體不同的策略是可以理解的,這是一種競爭手段。但是文化娛樂的核心是否在於渠道呢?可能還是在於內容和IP資源。



在媒體閱文集團獨立上市後,媒體娛樂音樂集團也傳出將上市的消息,這無疑繼續與阿里文娛拉開距離。現在擺在俞永福面前的阿里大文娛,確實需要重新思考戰略方向。



打造優秀內容和IP應該提上日程。但是媒體除了擁有閱文集團外,其他的IP資源也依靠收購獲得,比如,投資和收購的遊戲公司已達60多家,先後投資/收購美國《英雄聯盟》的開發商Riot Games、收購芬蘭手遊開發商Supercell,也包括西山居、樂元素、掌趣科技、樂逗遊戲等超過38家國內遊戲公司。



而依托網絡小說資源打造的一些電影,也並未創造出出色票房,比如,《擇天記》《爵跡》《少年》《微微一笑很傾城》的口碑或票房都表現平平。



投資電影的風險極大,具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即使是知名導演馮小剛也可能拍出《夜宴》《集結號》等爛片,不知名導演田曉鵬也可能拍出《大聖歸來》這種爆品。



所以阿里巴巴大文娛的機會仍然在於內容和IP上打造精品,以內容和IP為中心,再配合科技賦能內容合作夥伴的戰略,激活這盤棋。電影、遊戲、小說、音樂這些文學類作品,並不等同於電視機、手機等標準化商品,這些都是有才華的導演、作家、遊戲開發者們傾心之作,需要的是靈感和創造,並不是依靠金錢和流量



綜上所述,無論俞永福是否離職,阿里巴巴大文娛戰略可能都需要做新的規劃與構思。文化娛樂業務是阿里巴巴未來業務增長的重要來源,馬云不容有半點閃失。(完)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