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汽車 查看內容

新創車企有五年窗口期:警惕電動車鏈條垂直一體化

本報記者 王欣 杭州報道



11月11日,在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主辦的全球未來出行高層論壇上,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家Tony Seba表示,從歷史經驗上看,當汽車每英裡的使用成本出現10倍之差,就會有一個顛覆技術的出現,而2020年到2030年,人們需要探討的是電動車技術。



“因為電動車能耗比普通車要低很多,普通燃油車有2000個以上的零件,但是電動車只有18個移動零件;電力比汽油和柴油更容易運輸,充電成本比較低,維護起來更容易,使用電動車成本會比普通車低10倍。”Tony Seba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如今電動車的壽命可以達到50萬英裡,而每年車主平均駕駛裡程只有1萬英裡。



由此帶來的問題是,中國什至全球何時能夠實現電動汽車的爆發性增長和全面替代?“新能源汽車研究產品的細分市場的替代,100%的替代非常重要,這是我們公司下一步的策略。”杭州長江汽車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曹忠表示,電動汽車發展有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電動汽車份額在5%以下,我們定義為向傳統車學習和電動車創新的階段;第二階段是電動汽車份額達到5%-20%,即電動車對傳統車的補充階段;第三階段是電動汽車份額達到20%-40%,即電動車加速替代傳統車細分市場領域的階段;第四階段是主要表現為電動汽車份額達到50%以上。這是智能化電動汽車全面替代傳統汽車的階段,在這個階段電動汽車全面接過傳統汽車為人類承擔的服務職責,並增加很多創新性智能化的功能,成為新時代偉大的產品。



潛在滲透還是全面替代?



如今,造車新勢力不斷加入新能源領域,並且積極參與各類新能源汽車展會。在11月10日開幕的全球未來出行國際展覽會上,除了北汽新能源、長安、江淮、知豆品牌等傳統意義車企參展外,蔚來、威馬、小鵬、零跑等新創企業紛紛亮相,吸引眾多觀眾駐足觀望。



新創新能源企業到底是“鯰魚”還是“鯊魚”,類似這樣的“敵我”討論在今年下半年漸漸消隱。取而代之的是,新能源汽車產業開始重返理性思考。



蔚來汽車創始人兼董事長李斌在論壇上表示,電動車的使用體驗一定會超過汽油車,核心原因是它更適合自動駕駛。“電動車會取代汽油車,不是政府期待的環保,其實是因為用戶覺得體驗更好。”



然而,曹忠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稱,新創企業只有一個機會窗口。他告訴記者,對於能源驅動替代模式的轉變,有些跨國車企衡量標準是盈利性。他們認為,電動車撼動不了傳統車,只要傳統內燃機車型繼續盈利,這些大型的跨國車企就不準備完全切換新能源汽車。



“以10年來看,假如還有世界前十大電動車、新能源汽車排名的話,我覺得至少有五家是傳統車轉型而來的。他們的實力不可忽視,而新的進入者最多占50%。”曹忠表示,在這些傳統車企真正實現轉型之前,只要新創企業成功進入這個領域,就代表已經逼近成功之路。



新創企業的窗口期到底需要多久?曹忠的回答是,電動汽車的發展必須經過上述四個階段,時間大致在五年。



大部分新創車企不贊成補貼



電動汽車還沒有迎來爆發,伴隨產業發展的問題也日益放大,從而形成阻礙。在汽車行業內,有專家認為,應當重新審視補貼政策和產業一體化管理。



當雙積分政策發布之後,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會長董揚曾公開發文表示,實施雙積分政策,必須打破地方保護。從市場占有率看,雙積分政策實施後,電動汽車進入普及階段。



“在普及階段,必須打破地方保護,形成統一市場。而打破地方保護的最重要方法,就是取消地方對於購車的補貼,而轉為對於充電設施建設和充電的支持。”董揚說。



除了地方保護,在新創企業看來,補貼會擾亂市場,並希望補貼越早取消越好,什至“最好沒有補貼”。



“為什麼2015年、2016年爛車特別多。我們希望這個補貼盡快的退坡,一些投機的人就會退出這個市場,不要擾亂市場客戶端。”一位新能源汽車制造商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稱。



曹忠表示,在政策扶植下,新能源汽車市場是扭曲的市場。“盡管動機是好的,但實施效果是不好的。我希望補給消費者,不要補給廠家,補給廠家,就有可能出現虛擬運轉。市場應該讓消費者去選擇。”



“中國的純電動汽車發展到今天,在2017之前基本上都是靠國家補貼以及各種支持引導。一個行業不能太過依賴於政策,但目前來看,只有一個車型可以市場化,那就是物流車。”深圳市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董事長秘書鐘孟光稱。



此外,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垂直一體化的發展路徑也越來越明顯。“這與我們所倡導的把汽車打開的路子不太一樣。”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秘書長張永偉說。



他解釋,目前最讓業內擔心的是進入新能源汽車時代,零部件企業耐不住寂寞,開始涉足整車領域、做獨有的整車品牌,一個電池只供應自己的整車。



“反過來講,整車廠可能也受制於過去的配套不到位,慢慢將自身的生產能力往下延伸,從整車、零部件到小部件一直到更上遊的領域,這樣汽車鏈條就變成一個企業,而不是平臺化、開放式,這種路徑是需要我們謹慎思考的。所以,影響汽車變革的因素,已經從內部跳轉到外部,這也決定了主導汽車的力量也會改變。”張永偉表示。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