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汽車 查看內容

3個老板進山野炊出車禍,遇神醫救治,醒後才知此人10年已過世 ...

3個老板進山野炊出車禍,遇神醫救治,醒後才知此人10年已過世



現在時興自駕遊。這天,房地產公司的老總鮑力約上兩個好哥們兒――食品廠老板史甲和礦老板梅鑫,一起到郊區的野人山去玩。



野人山是一座還沒開發的山,風景是原生態的,就是道路不好走。好在鮑力的越野車性能特棒,三個人穿樹林、越小溪、爬土坡、下山谷,玩得不亦樂乎。中午野炊的時候,三個人還喝了一點兒小酒。不料,回來的路上,開車的鮑力稍微一走神,車就翻了,三個人全摔暈了。



三個人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他們分別被山藤固定在三張石床上。身上倒沒啥傷,可就是動彈不得。床旁邊,站著一個中年人,身穿一件很舊的白色長袍,胡子長得過了胸口,長頭髮一直披到肩上,要不是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真讓人以為他是從古代穿越來的。



看三個人醒過來了,中年人嘿嘿一笑,說:“你們幾個,膽子真大,居然敢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山路這麼差,你們還敢開車上去,還敢喝酒!太危險了,要不是遇到我杜德明這個山野醫生,說不定,你們三個早被野豬給啃了!”



鮑力討好地笑了笑,點了點頭,說:“您真是神人,一眼就看出我們三個膽子大。您沒聽說過?現今社會上有四種人膽子最大:做房地產連忽悠帶騙的,開煤礦隱瞞礦難的,做食品使毒摻假的,搶銀行不戴假面的。我們三個,位列前三,別說這小小的野人山,就是再高的山,只要我們想去,也照樣能開車上去!”



中年人一聽,瞪大了眼睛,問:“你說的是真的?”



鮑力得意地點了點頭,說:“這還有假。我是乾房地產的,他倆一個是食品廠廠長,一個是煤老板。我們仨既不差膽兒,也不差錢,你趕緊把我們治好了,我們虧待不了你!”



聽完鮑力的話,中年人的臉色微微一變,轉身走進旁邊的一個山洞。過了好長時間,他才出來,懷裡抱著一個半人高的玻璃瓶,玻璃瓶裡,裝滿了鮮紅的液體。他把玻璃瓶放到高處,從瓶口的橡皮塞裡引出三根輸液管來,陰森森地一笑,說:“我躲在深山好幾年,就是想研究出讓人膽子變小的藥方。現在,我終於研究成了,正發愁沒機會做實驗呢。這下好了,你們三個送上門兒來了,啥也別說了,我先給你們輸點兒血!”說完,拿起針頭就往三個人胳膊上扎。



這下三個人可嚇壞了。從來沒見過用這麼大的瓶子給人輸血的呢,再說也不能用一個瓶子給三個人輸血啊?他們前幾天才做過體檢,三個人的血型不一樣,鮑力是O型,史甲是A型,梅鑫是AB型,輸同樣的血,那是要出人命的!



鮑力先大聲叫了起來:“我不輸血!大夫,求求您了,您千萬別給我們輸,您上的是野雞大學的吧?難道不知道輸血之前應該驗一驗血型嗎?輸錯了血,會死人的!”



史甲和梅鑫也跟著喊了起來。中年人微微一笑,說:“沒事兒,我給你們輸的,是D型血。這是萬能血,輸不出人命來的!”



鮑力一聽,更急了。“萬能血”這個詞他倒是聽說過,不過那是O型血的別稱,而且就算是O型血,不經過配型也不能隨便輸。這位“神醫”居然弄出了個D型血,這不是明擺著要三個人的命嗎?



三個人拼命掙扎,怎奈身子被山藤捆得緊緊的,一點兒也動不了。三個人眼睜睜看著中年人走過來,把針頭一一扎進他們的身體裡。中年人輸血的手法很輕,可每一針,都會引起鮑力他們殺豬一樣的叫喊。中年人扎完針,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走到一邊坐下,靜靜地看著他們。



殷紅的血,流得很快,不大一會兒,一大瓶血,全流進了三個人的血管裡。三個人痛苦地閉上了眼睛――這輩子,算是交代在這個瘋狂的醫生手裡了!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這麼多D型血輸進三個人的身體,三個人居然沒有一點兒排異反應,而且身體感覺舒服了不少,那種輕松愉悅、心胸開闊的感覺,他們從來就沒體會過!看來這D型血的確管用!三個人高興了,他們沖著中年人連連點頭,希望他能再給輸一些,錢不是問題。中年人臉上卻沒有一點兒笑模樣,他給三個人號了號脈,然後走到一邊,舉起輸血的大瓶子,翻過來調過去地看了好半天,“咦”了一聲,自言自語道:“咦,這是怎麼回事兒?這麼多的D型血,全輸進去了,你們應該完全康復了,怎麼看上去卻恢復了三成不到呢?”



才恢復了三成,感覺就這麼奇妙,要是能完全恢復多好!想到這裡,三個人抻著脖子一起喊道:“神醫,你有所不知,在我們人間,根本就沒有D型血,求求你再給我們弄點兒輸進去吧?我們給錢,多給你錢!”



中年人搖了搖頭,說:“你們說得不對。其實很多人的體內都有D型血,我的D型血,就是通過研究普通人的血液而研制出來的,但我沒想到,你們三個體內會一點兒也沒有,這也是導致你們三個膽子太大的原因。配置D型血並不容易,我研究了這些年,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了,你們安心躺在這裡,待會兒會有人把你們救出去,到時候,能不能治愈,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說完,他嘆了一口氣,順著山道,慢慢走了。走了幾步,他又轉回身來,從衣兜裡掏出一張黃紙,放在了鮑力的身下,說:“這是D型血的配方,等你們獲救之後,可以拿著這張配方去配D型血。如果能夠配出D型血,並造福於世,也就不枉我救你們一回了!”說完,轉身走了幾步,突然消失在山谷裡的霧氣中。



山谷一下變得靜得怕人。鮑力他們三個慌神了,到現在,他們還被捆在石床上,一會兒要是進來了狼蟲虎豹的,他們必死無疑,這可怎麼辦?想來想去,三個人還是想出了一個最原始的辦法――大聲喊救命!



喊了不大一會兒,他們突然發現山谷裡霧氣慢慢消散了,緊接著,順著上面的峭壁,十幾個消防戰士拉著繩子下來,隨即,他們就聽到了戰士們驚喜地喊聲:“找到了,車禍失蹤的三個人都找到了,他們還都活著……沒受重傷……快,把他們運上去……”



經過醫院的檢查,三個人的身體都沒啥毛病,各項指標什至比前些日子體檢的時候還要好。他們要求醫院給他們輸D型血,大夫們一聽都氣樂了――這世界上哪兒有這種血型啊?鮑力拿出了那張配方,遞給醫生,醫生看了看,又把配方遞了回來,說根本就配不了這種藥。鮑力當時就急了,央求醫生說:“怎麼就配不了呢?不就是些甘草、菊花、柴胡之類的,不是很常見嗎?再說,就是長白山的野山參,天山的雪蓮,咱們也買得起,麻煩您給配一些吧?”



醫生笑著搖了搖頭,說:“你們幾個可能都沒仔細看這張紙。其實這個藥方並不難配,無非是些清肝明目的藥,只是後面這些藥引子,咱們沒辦法弄到啊……”



三個人把目光集中到了那張藥方上,果然,在藥方最後面,還寫著一行字――藥引:善心十分,自律十分,真誠十分,責任十分……



看完方子,鮑力嘆了口氣,說:“這藥是沒法配。不過,那個山野醫生杜德明是怎麼配出來的?還那麼管用?”



一聽說“杜德明”這三個字,在場的一個老大夫眼睛一亮,問:“你們說的杜德明,是不是四十多歲,高個子,戴著一副金邊眼鏡?”



鮑力他們點了點頭,連聲說是。老大夫搖了搖頭,說:“不可能啊!十年前,他就已經不在人世了啊!”



三個人嚇了一跳,趕緊問老大夫究竟是怎麼回事。老大夫告訴他們:杜德明曾經是他的學生,天分很高,醫術一流。不過這個人非常有個性,什麼事情都看不慣。十年前,有三個年輕人喝醉了酒,被送到了醫院急診室,恰好趕上杜德明值班,杜德明一邊治療,一邊訓了三個年輕人幾句,沒想到三個年輕人竟然借酒撒瘋,砸了急診室,打了杜德明。醫院報了警,可三個年輕人都有後臺,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杜德明咽不下這口氣,離開了醫院,說是要研究一種能讓人良心發現的藥物。後來,聽說,他在野人山采藥的時候,掉進了山谷,連屍體都沒找到……



鮑力他們三個人的臉一下全紅了――十年前,就是他們三個,在這所醫院大鬧急診室,不過,當時一切都由他們的老爸出面擺平,他們早記不清那個倒黴的大夫是誰了,沒想到,居然是在山谷裡救了他們的杜德明。



很快,三個人遭遇車禍大難不死,被杜德明的鬼魂給救了的新聞就傳得鋪天蓋地了。三個人沒有公開澄清這件事的真偽,反而在各自行業裡鬧出了大動靜:鮑力的公司宣布逆市降價,史甲的食品廠宣布徹底告別非法添加劑,而梅鑫則拿出了一大筆錢,對礦上的安全設施進行了升級改造。到了年底,三個人不但生意興隆,社會聲譽也高了許多,社會上流傳著一段順口溜,就是專門說三個人的:“鮑力反暴利,史甲不使假,梅鑫變有心,生意行天下。”



至於那張D型血的配方,鮑力他們把它印在了自己名片的背面,而且給這個藥方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道德血液。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