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蘋果用 AR 眼鏡取代 iPhone,能否打破《黑鏡》預言?

編者按:看過《黑鏡》的人都會對其中的場景深有感觸,或期待或恐懼。在FastCompany近日發表的一篇報道中,將智能手機比喻成“黑鏡”,它已經占據了我們的大部分時間與注意力,並且把我們與現實生活割裂開來。報道中稱,蘋果研發AR眼鏡的目的,就是想要打破這一“魔咒”,來把人們所關注的數字化世界與現實世界融合在一起。是增強現實,而不是驅逐割裂現實。文章由36氪編譯。



蘋果用 AR 眼鏡取代 iPhone,能否打破《黑鏡》預言?

蘋果公司讓智能手機變得越來越有趣,讓應用開發者能夠找到一百萬種方法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這使得其成為了世界上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智能手機可能讓我們變得更有效率、與別人的聯系也更緊密、生活變得也更有趣,但當我們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和我們的“小金屬和玻璃”朋友獨處時,它們也讓我們變得更加分心,在實際生活中彼此隔絕。



這並不是一個好事兒,蘋果公司也很清楚這一點。近年來,該公司的高管們一直在談論如何使用一種新技術,來幫助我們擺脫對數字世界的沉迷,從而保持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參與度。



美國蘋果公司首席設計官喬納森·伊夫(JonyIve)說,這就是蘋果手表背後的驅動原則。伊夫和其他蘋果高管對我們說,手機上的通知可以輕松地在我們手腕上顯示,而且是可以忽略的。我們可以把不重要的通知放在一邊,繼續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這是一個非常棒的概念,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可行的。但我們還是會花很多時間盯著iPhone。



蘋果用 AR 眼鏡取代 iPhone,能否打破《黑鏡》預言?

在某種程度上,能從人體工程學方面來解釋這個問題,手機和手表的屏幕離我們的眼睛太遠了,導致我們不得不調整身體和眼睛來看到屏幕,而這會讓我們遠離周圍的人和周圍的世界。



AR頭戴設備或眼鏡提供了一種方式,能將數字內容放在我們眼前。或者準確來說,它們可以將內容覆蓋到我們能看到的現實世界的事物上,或許還能提供關於這些事物的信息。優質的AR內容不會做的是,模糊或隔離我們在現實世界中感興趣的對象。那麼,AR眼鏡可能就是蘋果公司向我們提供的一種方式,來把我們與我們的智能設備隔離開來,從而將注意力集中到生活當中。



“幫助人類”

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Cook)曾多次表示,他對AR充滿熱情,非常看好。不過,他從未說過蘋果公司正在開發增強現實眼鏡或頭戴式顯示器,但這些信息頻繁的出現在許多報道中。最近彭博社還報道了一次。在蘋果最新一季度財報發布後,庫克與分析師們進行了交談:“AR增強了人類的表現,而不是孤立人類。這是對人類的一種幫助,而不是對人類的孤立。



庫克當然不會說這是一種需要用戶盯著手機屏幕來獲得的體驗,也不想通過手機來讓用戶來獲取這種體驗。通過推出ARKit開發平臺,蘋果已經為AR生態系統搭建了舞臺。ARKit開發平臺可以讓開發者創建AR應用,在現實世界中覆蓋數字內容,就像iPhone攝像頭所看到的那樣。庫克表示,AppStore現在已經有超過1000個AR應用。而且,我們迄今為止看到的所有ARKit應用都能在AR眼鏡上取得更好的效果。



但很顯然,一款Apple AR頭戴設備或眼鏡至少還需要兩年時間。目前還不具備打造一款外觀時尚、擁有可觀電池續航能力的可穿戴設備所需要的內存和顯示組件。



庫克最近在接受《獨立報》采訪時表示:“我可以告訴你,技術本身還不能完美做到這一點。所需的顯示技術,以及把足夠多的東西放在你的臉上——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蘋果用 AR 眼鏡取代 iPhone,能否打破《黑鏡》預言?

(來源:ComScore)



與此同時,在線數據公司Comscore表示,我們每天花2小時51分鐘盯著我們的“黑色鏡子”,而eMarketer說,我們每天花4小時5分鐘。“手機僵屍”這個詞已經進入了詞典。



這仍然是個問題

手機濫用的問題並沒有像2011-2013年那樣引起人們的注意。在2017年,我們很難找到媒體對它的報道。英國生理學會的一篇報告稱,人們擔心失去自己的手機,幾乎和他們害怕恐怖襲擊一樣。



這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在過去的幾年裡,人們花在智能手機上的時間有所放緩。這背後的原因,也可能是我們已經向智能手機妥協了。



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其中最大的兩個原因是效用和多巴胺。



效用:智能手機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最重要的組織力量。我們用它們來做生意,經營家庭,交流,處理金錢,記錄當下(和照片),並為未來做打算。



多巴胺:智能手機不僅僅是數字化的組織者。我們喜歡它們給我們的那些小照片,從朋友的短信到我們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看到的。



“如果技術是一種藥物——而且它確實像一種藥物——那麼,確切地說,它的副作用是什麼?”2012年,《黑鏡》的創造者查利·布魯克(CharlieBrooker)在接受英國衛報采訪時表示:“我的新劇系列就會在在高興和不舒服之間尋找素材。”布魯克解釋說,這個系列的標題指的是智能手機和電視的“冰冷、閃亮的屏幕”。



多巴胺的沖擊——正如Facebook前首席執行官肖恩·帕克(Sean Parker)所說——對於移動應用開發商和為他們提供資金的風險投資家來說是一件好事,但就像一種濫用藥物一樣,它會成為一種浪費時間的、孤立的、最終毫無意義的用戶體驗。



蘋果銷售了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智能手機,很久以前,它就把這款應用確立為移動設備上的內容消費和創造的中心模式。每當消費者在AppStore中購買應用,或是在應用內購買某款道具或服務時,該公司都會獲得利潤。



庫克在接受《獨立報》采訪時表示:“現在你無法想象沒有應用程序的生活。AR就是這樣。這將是戲劇性的。”蘋果可能認為AR眼鏡是應用的下一個交付平臺。而且,這些應用可能會通過將內容與現實世界中的對象整合在一起,來適應交付平臺。



AR設備不太可能解決數字生活對現實生活的侵蝕帶來的所有問題。在日常生活中,消費者必須考慮如何定義數字和模擬的最佳和最健康的組合,他們必須用自己的錢進行投票,將這些選擇傳達給大型科技公司。但是,AR至少會讓我們的頭腦處於一個更好的、正面的位置來消費數字內容,來增強而不是取代現實。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