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育兒 查看內容

圍城:你想送娃出國讀書,我想送娃回國上學

就像是一個圍城,裡面的想出去,外面的想進來。



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移民大抵都是為了孩子——讓ta呼吸更新鮮的空氣、吃更安全的食品、接受更好的教育。



但,又有很多已經身在海外的父母,同樣也是下了不比當初出國小的決心,將孩子帶回中國接受基礎教育。這段時間,通過和各種華人團體的接觸,我結識了不少有這種糾結,或者已經付諸行動的家長,記錄下他們的經歷,或許從中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當然,回去也不是萬事大吉,國內的基礎教育同樣讓他們又愛又恨。所以無論如何,最多讀到小學四五年級,他們還是要把孩子再帶出去——當真,活著就是折騰。



圍城:你想送娃出國讀書,我想送娃回國上學



 A:不希望孩子只剩一張華人面孔



A是1990年代的留學生,畢業後就留在了溫哥華工作,然後在這裡結婚成家,移民定居,女兒13歲了,當初正直她和先生事業起步階段,孩子是送回國由老人帶的,兩年前才接到溫哥華,直接插班讀5年級,所以中文算是保留住了。



A最終決定讓兒子回國讀小學,還基於一個重要考慮——學中文。這麼多年,雖然她一直沒在華人圈裡生活和工作,但卻一直保持著中國情結:“我從中國來,中文就是我的母語——我不想我的孩子成為一個沒有根的浮萍”。



A說,大多數不到十歲就移民的孩子,中文很快就忘記。朋友間的每次在聚會上,她都會發現,那些讀到高中大學的孩子,那些從香港、臺灣、東南亞移民到加拿大的華裔,不會中文的各個都想學。“很多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也很想學中文,但說實話已經很難了。”



所以她下定決心不讓中國文化在自己兒女這一代丟掉。“加拿大幾乎所有銀行都有中文部,在溫哥華更是如此,可以說所有職能部門都有中文部,如果孩子能學好中文,未來在職場也會多些選擇和勝算。”



今年暑假,A把兒子送回自己的濟南老家,9月1日進入了當地最普通的一所公立小學讀書,並非負擔不起國際學校的學費,而是希望孩子能跟最普通的中國孩子學“最純粹的中文”。



圍城:你想送娃出國讀書,我想送娃回國上學



  B:習慣很重要



兩年前,B的女兒在溫哥華的小學讀完了一年級,但身為母親的她卻開始覺得不滿。



B和先生2006年移民溫哥華,一直住在新西敏,那裡的華人並不多,大部分西人父母都對年幼兒女的教育沒什麼計劃,只是放任他們玩兒,很多孩子到了一年級時才開始接觸學習,上學前連ABC、123都不認識。



B從小成長於家教嚴格的傳統中式家庭,就像被熱炒的“虎媽”一樣,她理所當然也希望女兒和自己接受大體相同的教育,所以女兒很小就開始上一個離家很遠的華人私立幼兒園,在學齡前就已經學了不少知識,認識了很多單詞和漢字,養成了良好的學習習慣,上進心強,求知欲強。



可真上了一年級,問題馬上來了。老師是從26個英語字母開始教起——可是這些,B的女兒兩歲多時就會了,她什至能心算兩位數的加減法,還會背乘法口訣……



所以,盡管她就讀的已經是私立學校,但老師教的東西對她來說顯然太過“小兒科“,她覺得 “這個學校好無聊。”漸漸變得情緒低落,上課也坐不住,對學校一切都沒興趣。為此,B去找過學校,校長回答是:你不應該教她那麼多。



B說,她希望學校能給孩子進行個性化測試,如果可能進行跳級,但學校答復,“孩子確實很聰明,但我們不提倡讓孩子在小時候學那麼多東西,影響她課業外興趣的發展,所以我們不同意讓她跳級。“



此外,B對加拿大小學的不滿還有很多,比如,國內的小學老師會規范小學生握筆、坐姿,但西人老師明確告訴她:我們不管這個,小孩自由就好。但這在她來看,造成了很多當地孩子的字很難看。



B的西人丈夫有時候也開玩笑說她是“虎媽”,她回答:“我是中國媽媽。”還解釋說,虎媽不是個別的,是中國的傳統,很多華人的孩子學習比較好,都不是天生的,是家長下大功夫去培養的。



她認為,良好的基礎教育能使孩子受益終身。因此和丈夫商量後決定:B辭職,帶女兒回天津,做陪讀媽媽。



和A一樣,她給孩子選擇的,也是天津家門口的公立小學,不是貴族學校,更算不上什麼學區,但這裡的教育和她想得一樣,從握筆、坐姿等細節開始對孩子的習慣進行規范,我們中國教育也有很多好的地方。”



圍城:你想送娃出國讀書,我想送娃回國上學



沖擊、煩惱同樣存在



最大的問題是抄寫。



A和B共同的感受,就是國內學校作業太多了,字要抄很多遍,五遍、十遍,不停地寫,簡直就是機械做工。不僅中文要抄,英文也要抄,而且英文作業是英文單詞和漢字意思都抄。



B嘗試過和老師溝通:這些英文孩子都會,能不能不抄?答:不可以。



少抄?不可以。



那中文可不可以不抄?不可以……



她後來才明白,因為教育局經常要檢查,所以老師必須保證全班作業的一致性,不能因為某一個學生會了就不寫。



今年9月,B的女兒升入四年級,她和全家都開始強烈地感受到“小升初”帶來的壓迫感:作業越來越多,孩子寫到十點什至十一點都很正常,她不希望孩子走進題海戰術,跟孩子說可以少做點,因為她沒有在國內的升學壓力,但孩子自己就不願意,“因為她在那個氛圍裡。”



她說,國內的孩子,人生真是整齊劃一,生活的全部目的就是為了上一所好初中,然後上好高中,最後上好大學。她發現每個孩子看的、背的、寫的全是一樣的東西,活生生就是把孩子裝到模子裡面,再工序化的扣出來,“這哪是學校,簡直就是工廠。”



而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老師對待孩子的方式。有一天,女兒哭著回家,說因為自己的作業沒有做好,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把她的作業本撕了……



圍城:你想送娃出國讀書,我想送娃回國上學



 最終還是要出國



除了教育上的反差,A和B也都發現孩子氣質行為上的變化。以前見人就會主動問好,經常說sorry,講話永遠輕聲細語,但現在再也不會這樣了,說話調門很高,總是要和人吵架的 樣子,打噴嚏也不再會用手擋上嘴巴,而且曾經對運動和器樂的追求和興趣也都放下了——沒時間。



“四年級讀完,明年暑假,我們一定回加拿大。“B知道,四年級以後,加拿大學校就開始真正地教了:會教你學習方法,註重培養學生的動手能力,提倡有樂趣地學習。



A也是同樣的觀點,她決定小學三年級後就帶孩子回加拿大,在她們看來國外的教育特點是,“年級越高,學得東西越多,並且很重視學習方法,而這正式中國傳統教育所最欠缺的。”她的大女兒目前在溫哥華讀中學,讓餘太太印象最深的是,女兒的一份地理作業,為了講述溫哥華的地理地貌,孩子做了大量的調查,作業完成得就像一本正式的出版物一樣,圖文並茂。



所以,這些回國陪讀的家長也是在兩種教育制度中的搖擺,開始認識到,沒有一種兩全其美的教育,重要的是讓孩子自己在成長中能夠區分和識別,哪些是最適合自己的。



圍城:你想送娃出國讀書,我想送娃回國上學



 C:世上本無十全十美



C並不認同A和B的觀點,她覺得把孩子送回中國,中文是學好了,但是由於缺乏學習外語的客觀條件,英語就放棄了,即便等孩子長大後再帶到國外,孩子再努力也沒辦法把當地語言學到母語水平,而且缺少了和當地孩子在童年期的相處,這就少了很多共同的話題,也會對孩子的發展造成很大限制。



更重要的是,從孩子的健康成長以及家庭溫馨來講,也不應該把孩子送回中國。父母雙方或一方在國外工作生活,把孩子送回中國讀書,對孩子的健康成長非常不利,會對他們的性格造成影響。



“時間本無十全十美,這世上不缺中文說得好的人,缺的是熟悉兩國文化,懂得溝通交流的人。“C說,自己有兩個兒子,老大已經在UBC讀大二,老二也在溫哥華讀高一,在孩子的學習安排上,她始終堅持自己的想法,她的計劃是目前讓孩子在周末堅持讀中文學校,在家盡量說中文,看中文節目,等到將來孩子大學畢業後,安排他們到中國留學一兩年,讓他們中文水平更進一步。



C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比較切合實際的,孩子中文一直沒有落下,也一直沒有離開加拿大文化,最重要的是,他們從小到大都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健康成長。



想要 快速移民 嗎?如果您對移民感興趣,可在公眾號後臺文末留言私信,直接回復“意向國+稱呼+電話”,會有專業人員為您服務!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