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娛樂 查看內容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了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之前做青年影像論壇,就看過這部影片,不過,對本片我總是有些抗拒,因為這是一部看起來偏主旋律的電影。



但是,還是會關注這部電影,是因為本片導演楊蕊,有多年民族紀錄片執導經歷。她自己執導的紀錄片《畢摩紀》《翻山》《圖騰之旗》,也有不少人看。而這些都會是這部電影的根基。所以,也因為她長期對少數民族的關注,才成為她執導這部《金珠瑪米》的原因吧。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而關於她的電影,有一個人來寫,始終是特別適合的,那就是我在影向標的老朋友,風間隼。因為對少數民族和人類學的研究,其實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接下來,就看他怎麼介紹這部電影吧。




西藏題材的電影,一方面交集了民族與宗教的雙重敏感性,向來是難以自由表現的領域。另一方面又因為吸引了幾乎世界性的精神向往,而顯得自帶光環。



這樣特殊的審查和輿論環境下,西藏題材電影越來越呈現出一種分裂的趨勢。一方面是越來越集中於神秘主義體驗的領域,例如近年來銀幕上湧現的《轉山》《七十七天》《岡仁波齊》和《皮繩上的魂》等作品。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電影《岡仁波齊》海報



雖然所有的追尋最終都指向“不可說”,但並不妨礙左手倉央嘉措,右手納蘭容若的內地文藝青年們在銀幕上的風馬、經幡和雪山之間找到心靈的歸宿。



另一方面,關於西藏的現實題材則越發走向不但審查機構看不懂,普通觀眾也看不明白,什至根本看不到的境地。這一半是因為無緣於商業電影市場的自我放逐,另一半則源於創作者主觀的藝術訴求。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近年來在評論界廣獲好評的萬瑪才旦、松太加等藏族導演的作品,善則善矣,終究落在了大眾的視野之外,殊為可惜。



從這個意義上說,敢於直面“十八軍進藏”這個超級敏感話題的《金珠瑪米》,堪稱近年來涉藏題材電影中的一個異數。也只有在上文所說的大背景下,我們才能來談論這部電影的成就與不足。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電影《金珠瑪米》海報



《金珠瑪米》的定位,應該是一部披掛著主旋律外殼的商業電影,內核裡包裹著強烈的人文訴求。這不僅僅是讀解的問題,而是缺了其中任何一環,這樣的一個“異數”都難以出現在觀眾面前。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先說主旋律。



影片的開頭,是第十八軍152團迂回昌都途中遭遇斷糧的真實事件,結尾定格在漢藏軍民攜手的昌都解放紀念碑上,無疑依托的是解放戰爭的大敘事。劇情圍繞著解放軍借糧事件展開,講述了一個小戰士如何在生死考驗中贏得了藏民的信任,爭取到藏地民心的故事。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但“主旋律”並不意味著虛假,影片對歷史背景的展現頗為忠於事實。男主角背誦的“不準進入老百姓家,吃老百姓送來的東西要留一點”等等,是當年十八軍為進藏特別制訂的紀律。



事實上比起馬丁·斯科西斯電影裡列成方陣,抬著毛主席巨幅畫像在滿天塵沙中挺進的漫畫式共產黨軍隊的形象來,影片中紀律嚴明,時常面臨斷糧窘境的解放軍戰士反而更接近歷史上十八軍的真實狀況。



一個誤入他鄉的闖入者,挑戰了本地傳統的當權者,與此同時又要面臨愛情的誘惑和匪幫的威脅,這是一個典型的商業片架構。讓人想起美國西部片中常見的牛仔、警長和印第安人,或是冒險電影中的類似設定。天高地遠的中國西部,理論上具有移植這一模式的天然優勢。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剛上映不久的《皮繩上的魂》就以三條交叉的線索,講述了一個寓言式的西部復仇故事。然而一旦指涉中國現實,既有類型片的水土不服之處就暴露出來了。



首先是我們不可能將兄弟民族當作“野蠻人”來處理,其次是孤膽英雄式的對抗模式也不符合那場戰爭的史實。所以《金珠瑪米》將故事後半段落腳到幫助部落愛情與舊權威的對峙上,可以看作是一種合理規避,雖然從類型上來講略有錯位,這導致了影片後半段的節奏和情節有些散亂。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商業片離不開視覺刺激,從《農奴》結尾優美的兵匪追逐,到《紅河谷》中宏大的戰爭場面,涉藏電影在這方面的嘗試只能說是零零星星,而對自然奇觀和民族血性的商業敘事元素提煉,也正體現出《金珠瑪米》的可貴之處。



影片中大量使用的航拍鏡頭展現了川藏交界一帶壯美的自然景觀,有效烘托了劇情背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片中大量的追逐和動作鏡頭,放在內地來看自然不算出奇,但考慮到是在45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區拍攝而成,一些不足也就情有可原了。



這些視覺刺激放到商業大片裡不算什麼,但至少是種姿態,表明了這真是一部拍給普羅大眾而非文藝小眾看的電影。放到上文說的涉藏電影大環境下來看,我認為這種創作傾向值得我們認真鼓勵。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金珠瑪米》的人文內核,生動體現在片中的各個人物身上。不同於主旋律電影中刻板的人物塑造,片中無論是解放軍戰士、土匪、藏民還是貴族土司,都有著豐富立體的性格。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小戰士華山即使孤身一人也要完成任務,體現出極強的紀律性,卻為了挽救戰友生命而偷采百姓的圓根。



“多民族聯軍”的土匪有草菅人命的兇惡,也有兒女情長的溫柔,最後跳出時代洪流縱情天地,顯現出一種不同尋常的主體性。影片中最精彩的角色要數多布傑扮演的藏族土司,這個舊秩序的維護者既有審時度勢的精明,也有著非理性的迷信和深情。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不是某種意識形態的代言人,也不是體現某種神秘主義的符號,而是各說各話的多聲部大合唱,這讓影片有了一種人性和歷史的質感。我認為這種現實主義的質感正是《金珠瑪米》不同於其他涉藏電影的特點,這與導演楊蕊多年拍攝民族題材紀錄片的創作經歷顯然密不可分。



關於西藏的電影,這部終於走進瞭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



導演和演員講戲



影片的最後,舊有秩序冰消瓦解,一個新秩序隱隱呈現。天翻地覆之下,小人物的命運將何去何從?其實這個問題至今仍未有答案。但能在這個敏感的領域將這個問題提出來,並讓普通觀眾有機會去了解,去思考,本身就是一樁大功德,可謂善莫大焉。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