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娛樂 查看內容

橫掃今年艾美獎的《大小謊言》到底好看在哪裡?

美劇《大小謊言》開場就涉及一個案件:蒙特利水獺灣小學正在舉辦募捐晚宴,有人死亡,疑似謀殺,警方趕到現場……奇妙的是,死者是誰?兇手是誰?直到最後一集最後幾分鐘,謎底才揭曉。在這中間,警方詢問了許多目擊證人,他們是學校老師、學生家長、小鎮居民。有意思的是,這些證人證言,穿插在全劇中,在敘事上,是一個停頓,一個點評,一個說明,它們誘發著懸念,指引著方向。



橫掃今年艾美獎的《大小謊言》到底好看在哪裡?

很顯然,這不單單是懸疑劇,不是根據犯罪現場的蛛絲馬跡,尋找兇手那一類劇集。導演似乎更在意描述案件背後的故事,於是,我們被引向了小鎮,看看小鎮上的生活,小鎮上的人。如果說,劇集展現了小學生之間的爭執,比如某個男孩掐了女孩脖子,還算小風波的話,那麼,隱藏在孩子背後的大人,他們之間的矛盾、爭鬥,就是大風波,有的足以掀起驚濤駭浪。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部劇集可以算是女人生活史。這裡的女人,都有剛上小學的兒女,她們因自己的孩子結識或結緣。導演把鏡頭對準了其中的三個,一個是梅德琳(瑞茜·威瑟斯彭扮演),全職太太,在社區劇場做義工;一個叫瑟萊斯特(妮可·基德曼扮演),前律師,現辭職在家;還有一個是簡(謝琳·伍德蕾扮演),從外埠搬來此地的單身母親。要是用“復雜”概括梅德琳,瑟萊斯特一定是“矛盾”,而簡大概是“神秘”。



導演毫不吝嗇地給梅德琳添加許多戲份,在她復雜的關系網中,她幾乎位於中心。向外輻射,有離婚15年的前夫內森和他現任妻子邦妮,有她現在的丈夫艾德,有她在劇場出軌的同事喬瑟夫,有和她齟齬的大女兒……這個女人熱情、仗義,比如對簡的幫助,但她又對過往的事情耿耿於懷,比如前夫對她的拋棄;她自認愛艾德,卻又和喬瑟夫有外遇;她一方面責怪著大女兒,另一方面又離不開她。對於外遇,最讓她糾結的是,如何向丈夫啟齒表達悔恨,尤其是募捐晚宴上丈夫一曲動人的愛之表白之後。



和梅德琳相比,導演把瑟萊斯特內心矛盾置於驚悚中。她和丈夫佩裡,外表光鮮亮麗,相親相愛,不料,他們之間存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佩裡常常會尋找借口,對妻子施暴,然後,又用一場情事結束爭執。瑟萊斯特幾次萌生離婚的念頭,但在他們去看過心理醫生後,聽了佩裡的表白後,又改變主意。佩裡對醫生如此說:“我害怕失去她,她會厭煩我,看清我,總有一天她會不愛我,我覺得我一直在找她不再愛我的跡象。”瑟萊斯特不知道該快樂還是悲傷,她對丈夫說:“我難過是因為我丈夫質疑我對他的愛,高興的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對我們充滿希望。”很可惜的是,這樣的希望一次次破滅,佩裡依然故我,對瑟萊斯特拳腳相向。“婚姻中有美好的地方,我流產四次,雙胞胎是早產兒,住院很久,佩裡全程陪在我身邊。我們所經歷的一切,讓感情堅固,而心生離開他的念頭,感覺就像撕心裂肺。”面對心理醫生,她這樣說。走還是留,瑟萊斯特徘徊在愛和恨、同情和恐懼的邊緣。



至於簡,神秘、軟弱、驚恐。她為什麼來到此地,孩子的父親是誰,一開始,我們都會產生這樣的疑問。確實,這部劇集許多非現實場景,大都來自簡,比如夢境,比如幻覺。她在海邊的跑步,海灘上伸向遠方的腳印,還有藍裙女人的背影,以及手持手槍,似有若無地射向虛幻的人,這些場景都在暗示著什麼。到最後,當我們明白她的遭遇,明白孩子的身份,這所有的暗示才有一個歸宿,原來,她曾遭強暴,而孩子是強暴的結果,尋找並報復這個男人,成了她心中的結。



死者和兇手究竟是誰,這部劇集,有個不會被猜到的結尾,我也不想在此劇透。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對於瑟萊斯特和簡來說,死者的離去,會使她們得到解脫;而女人們的集體謊言,保護的絕不僅僅是兇手本人。(劉偉馨)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