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小藍單車解散疑雲背後,不進入前二,只能窮死?

小藍單車解散疑雲背後,不進入前二,隻能窮死?

共享單車的冬天分外寒冷。



在酷騎單車、小鳴單車相繼被曝提現困難之後,幾乎被公認是行業第三、“最好騎單車”的小藍單車,被媒體曝出公司解散,HR在朋友圈甩賣辦公用品的新聞。



報道顯示,小藍單車目前已經解散了大部分員工,而小藍單車創始人李剛2014年創立的野獸騎行也未能幸免,除高管之外,其餘員工全部勸退。而拖欠員工的工資將延期至2018年2月10日才可發放。



百度貼吧上,小藍單車的前員工們也已經成立了欠薪討債群,上傳圖片的時間是今年的8月21日。看來,危機爆發的時間遠比想象中更早。



小藍單車解散疑雲背後,不進入前二,隻能窮死?

虎嗅第一時間嘗試與公司公關與管理層核實此事,對方先是否認了小藍單車的解散傳聞,並表示只是開源節流,正常的辦公位置變動而已。



空穴來風,我們不妨回顧一下小藍單車從資金鏈緊張到傳出解散消息的始末。



軍隊在潰敗之前,總有蛛絲馬跡可尋。事實上,小藍單車資金鏈緊張早有傳聞。今年夏天,就有行業內資深人士透露,小藍單車拖欠供應鏈貨款金額超過1億,逾期未還。虎嗅8月份對此曾向廣東某供應商核實,對方先是肯定了這一消息的準確性,但在與股東溝通後,拒絕進一步披露詳情



除此之外,根據新京報的報道,在天津武清區的王慶坨“自行車小鎮”裡的美邦車業,也因小藍單車突然終止合同,幾百萬的物料難以找到銷路陷入困頓。



而事情發展得要比想象中更快,資金鏈壓力很快波及了C端用戶這裡。短短2個月後,10月17日,就有媒體曝出小藍單車押金退還困難,退款客服熱線撥打幾十次才能接通。



此後就是對接盤者究竟是誰的傳聞和漫長的辟謠。



10月18日,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小藍單車是正在與摩拜洽談並購,很快會有“大消息”放出。而我向摩拜方面求證時,對方給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員工表示從未聽說過要收購小藍單車,摩拜的規模已經不需要收購市場上其他品牌。



而同時段傳出的消息是永安行向小藍單車打款一千萬以緩解資金壓力,而隨後,小藍單車官方否認了這一傳聞,公關只回答“謠言勿信”。



種種紛繁傳言還未被厘清,公司解散、拖欠員工工資的新聞又再次見諸報端。而這一次,我試圖獲得官方的回復都未能如願。



融資困境和艱難嘗試



其實,小藍單車遭遇困境的原因很簡單直接,就是融資不順。



第一梯隊的摩拜與ofo身後分別有媒體、阿里、滴滴這樣的資本與流量平臺,並且早已開啟了出海進程。無法成為前兩名的後果就是很難找到接盤者投註於此。



此處需強調三個觀點。



第一,強調一個網際網路企業的一般規律:第一名與第二名之間、第二名與其餘競爭對手之間市場份額絕不是小幅度遞減的。“行業基本只容得下第一名和第二名,結局還往往是他們停止燒錢,最後合並。”一位CEO曾經對我說。此處可以橫比滴滴和Uber。



第二,說回到單車這門生意本身。不論從產品、成本、供應鏈、投放量及訂單量看,眾多後發者對於摩拜和ofo都沒有任何顛覆式的創新,也沒有顯著優勢可言。



第三,先發優勢是重要的。因為後發者相較於摩拜與ofo來說,還面臨著獲取新用戶的壓力。不同於其他APP,單車用戶的遷移成本並不僅是再多下載一個軟件那麼簡單,還需要繳納押金、充值等費用。



而為了彌補資金短缺,小藍單車還嘗試從B端變現,尋找合適的廣告主。今年5月,小藍單車曾經推出一款自帶屏幕的自行車——bluegogo Pro 2。最大的亮點是車把上放置了一塊7.9寸屏幕。CEO李剛對這塊屏幕寄予厚望,他認為這塊小小的屏幕可以成為類似分眾廣告的變現渠道:為用戶提供吃喝玩樂服務入口。



在發布會上,李剛說:



如果哪家共享單車還想靠1元1元的(單車)租金賺錢,那麼我想說,你開心就好。



實際上,這種單車+屏幕的嘗試由於大大增加了單車制造成本,同時無益於B端變現,最終失敗。畢竟用戶在騎行場景裡,很難分神關注屏幕信息。



難以獲得資本青睞,處在“燒錢”的賽道中,又難以自體供血,小藍單車遭遇的困境其實在意料之中。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長江公寓授權虎嗅網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2185.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