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探索 查看內容

全球變暖還能做成音樂?

全球變暖還能做成音樂?



圖片來源:Photo by James Bareham / The Verge



藝術家Stephan Crawford基於全球變暖的靈感,創作了音樂。



在2013年的一個晚上,藝術家Stephan Crawford坐在舊金山的工作室裡,想要通過一個移動的雕塑來表現地球的碳循環。他手裡拿著一根金屬棒,開始敲打他的工作臺。而這時候,靈感來了!Crawford說道:“金屬臂的敲擊聲讓我想到了節奏,然後它就帶我直接進入了音樂之中。”



四年後,Crawford開始了“氣候音樂”的項目,一群科學家、音樂家和作曲家根據氣候數據創作音樂,然後舉辦音樂會,向公眾傳達氣候變化的緊迫性。作曲家Erik Ian Walker目前正在演奏的這幅作品,長約30分鐘,使用了從1800年到2300年,跨度達500年的氣候數據。它包括對未來可能的兩種情景的預測:一種是人類繼續漫不經心地將溫室氣體排放到大氣中;而另一個是我們幡然醒悟後,開始減少排放,試圖將全球變暖控制在3.6華氏度以下。而這正是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也是氣候變化將跨入不可逆轉和世界末日的門檻。



這首曲子以平靜的弦樂器開始,慢慢地圍繞著鳥兒鳴叫的輕柔聲音。隨著19世紀中葉的工業革命開始,二氧化碳濃度的持續上升,音樂就高昂了起來。到了21世紀初,音樂變得越來越刺耳;到本世紀30年代,音樂中充滿了焦慮感,在本世紀末,溫度上升了近9華氏度,此時的音樂顯得很嘈雜,就像電視沒有信號時的雪花聲。這一表現還伴隨著動畫圖表,展示了二氧化碳水平、全球溫度和地球能量平衡的變化。在音樂會結束後,會有一個參與會議,人們可以分享他們的想法,與氣候組織對話。



Crawford的第一次實驗是在2014年9月。當時他組織了一個“黑客日”,邀請音樂家和科學家到他的藝術工作室。八個小時的時間裡,每個人都在一起創作氣候靈感的音樂,下午5點,他們在觀眾面前表演了這首歌。



Crawford表示:“在表演結束後,觀眾的反應都很強烈,這足以讓我們相信,我們真的需要更進一步。”



從那時起,氣候變化項目的規模就變大了。該組織包括兩名作曲家和四名氣候科學家,在海灣地區舉辦了十多場音樂會,並希望擴大其在全球范圍內的影響力。Crawford表示,該組織正在努力開發一種VR性能。明年,它還將與舊金山的一所音樂學校合作,創建一個在線工具,允許世界各地的作曲家獲得制作氣候靈感作品所需的數據。這樣一來,氣候變化項目就能使其音樂和觀眾多樣化。



隨著氣候變化每天都成為頭條新聞,《The Verge》采訪了克勞福德,講述了如何從氣候數據中制作音樂,他在項目背後的動機,以及他對未來的計劃。



全球變暖還能做成音樂?



表演現場圖(圖片來源:Courtesy of Stephan Crawford)



對於很多人來說,氣候變化是一個非常抽象的東西,但它又十分地緊迫,因此,Crawford表示,他希望能用這種方法帶來不同領域的共鳴,而音樂正是這樣一種自然的工具。在這個項目中,科學家們負責使用軟件來跟蹤數據,而作曲家則用創造性的方式,來表達這些信號。通過這樣的方式,建立一個可以直接將觀眾聯系起來、由氣候素養和行動組織組成的網絡。在未來,Crawford希望該項目能影響到更多的人,該研究團隊還會這個項目與舞蹈相結合,添加更多的內容,號召更多人加入,寄希望於以此方式讓大家重視氣候變化。



本文為蝌蚪五線譜原創,版權歸蝌蚪五線譜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如需轉載請訪問http://rightknights.com/pub/pub_author?greatAuthor=CIHHF&type=0獲得合法授權。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