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你知道嗎,媒體換了 logo,還有了一套新字體

在看到效果之前,我和你一樣,也無法想象一套 都,是,斜,體 的中文字型會是什麼樣。



今天,媒體發布了他們的新字型——“媒體字庫”,一套包含 7000 多漢字、還有日文、拉丁文、英文的斜體字體。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媒體大樓上的中英文 logo。 圖片來源 | 媒體



媒體字庫由字型設計公司 Monotype 的字體設計師小林章提供指導,字體設計師許瀚文主導中文部分,日文字體設計師土井遼太負責日語假名設計,拉丁文字體設計師 Steve Matteson、Juan Villanueva 也參與了漢字以外的字型設計。



它是一套品牌的定制字體,將會應用在品牌產品的 logo,標題和公司宣傳等方面,但並不會被運用在微信或是 QQ 的用戶界面——這一點,它或許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樣。



《未來預想圖》× 許瀚文:



你不知道的“媒體字庫”和字體設計美學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許瀚文,中文字體設計師( Typeface Designer )、文字設計師( Typographer ),畢業於香港理大設計視傳學科。現為 Monotype 高級字體設計師,前英國字體公司 Dalton Maag 字型開發員,為英特爾、HP 惠普等設計中文企業字型;信黑體團隊字體設計師。 2017 年被雜志 《 HK Tatler 》 選為 “Generation T” 香港才俊之一。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媒體為什麼會想要請 Monotype 來設計一套企業定制字體?



許瀚文:明年是媒體成立 20 周年,對它們來說,用一套統一的字體來“發聲”,能更體現企業發展的需要——你不會想要自己和其他公司用同樣的字體、毫無個性吧?並且,媒體旗下有很多產品,比如微信、QQ、媒體公益等等。現在,媒體公司對外形象的表現形式都不一樣,而媒體想要統一集團層面整體對外的視覺形象。



Q:媒體為什麼選擇了“斜體”這樣一種不尋常的定制字體?



許瀚文:其實,媒體一直以來都對斜體情有獨鐘,原先的斜體 logo 就有 20 年之久。媒體覺得, 斜體有一種向前的意味,斜體具有的動感和速度感更能體現他們企業的中心價值——有信心帶領科技上的潮流。此前在做一些標題和宣傳文字的時候,他們就有把字體弄斜的習慣。所以,這一次媒體在考慮新字型的時候,請我們一定要做一套斜體,將這種企業文化用視覺方式展現出來。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媒體字庫依舊保留了原先 logo 的斜體特征,卻沒有普通的漢字斜體(oblique)的生硬感,並且傳遞出媒體“有帶領科技信心”的企業價值。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設計斜體字型對設計師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嗎?



許瀚文:當然啦。因為在漢字的歷史裡,“斜體”這個概念從未出現過,從篆書、隸書、楷書,到行書和草書,盡管有些筆畫,比如“橫”會有細微的縱向上的傾斜,但從整體上來看,整個漢字還是平的(正的),重心線也還是垂直的。而從左到右傾斜的斜體概念(oblique)來自西方。正因為漢字的歷史沒有留下斜體美學的概念,我們只能依靠自己在字體設計上的經驗,和對美感的認知去創造這套字體。



斜體帶來的另一個挑戰是空間布局。不少漢字的左右空間是不對稱的,那我就不能簡單粗暴地把它弄斜,否則漢字的結構就會不穩,什至坍塌。所以我需要對漢字的左右結構有一個或是收縮或是放大的微調。這也是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因為團隊裡的每個設計師對穩定、平衡、空間美感的認知都不同,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溝通,建立起一個統一的標準。



另外,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去調整每個漢字的斜度和他們組合的視覺效果,最終,它完全不同於在電腦文檔上用 oblique 生硬地把字弄斜的模樣,你不會感到突兀。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其實,這套字體中每一個字的傾斜度都不同,卻讓整體更和諧。上排英文字母的視覺傾斜度為 10°,而下排漢字的視覺傾斜度為 8°。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字型設計的歷史上,有過漢字斜體的先例嗎?



許瀚文:有過一些,但此前並沒有一套完整按照 GB 2312 漢字編碼字符標準設計的“真・斜體”。 “寫研”,這家日本的字型公司曾做過一套完整的日文斜體,裡面包括一些漢字。中文字體裡也出現過一些斜體設計,但那些以手寫體風格居多。並且,這些設計字數不全,在細節的處理上也沒有充分考慮視覺效果,所以它們都不能算完整的斜體字體開發案例。但這一次,我做的是真正的“斜體”。也感謝小林章先生這一次給了我很大幫助。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為了適應未來海外市場發展需要,Monotype 的團隊也為媒體開發了一套日文假名字體。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說到日文,它和漢字的設計理念上有什麼區別?



許瀚文:雖然中文和日文都有漢字,但兩種文字的基本美學完全不同。我的字體設計理念比較傳統,在我看來,一個漢字的重心是否穩固是首要的考量標準,然後才是空間結構。但我發現,日本的設計師會先選擇調整筆畫之間的空間。這麼看來,在美感的認同和漢字的理解上,兩國人是不一樣的。



另外,日文本身有圓體的傳統,所以它們的筆畫和形態在視覺上都顯得相對圓潤。而漢字就算有圓滑的邊界,相比日文,怎麼看都顯得硬朗。我猜,這或許和兩個民族的性格差異也有關系吧。



Q:那和英文相比,中文的字體設計似乎更復雜。這是為什麼呢?



許瀚文:沒錯,因為每一個漢字都不一樣,而西文是由單詞組成的。



另外,把握漢字的穩定性要比英文難很多。傳統的漢字一般會有隱約的“重心點”,而新造的漢字,或者是簡體字有明顯的“去中心化”特點。比如,相比傳統的“東”字,簡體的“東”由草書演變而來,它的中心就很不明顯。並且,每一個漢字的中心其實都不一樣,造型千變萬化,我就不能用一個標準去衡量所有的漢字,這很考驗耐心。相比之下,西文字體就方便多了,因為每個字母都有固定的中心點,也有一條固定的下劃線來保證一行字的穩定性。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媒體字庫的英文部分也有許多細節上的“特征”。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除了斜體,這套媒體字庫還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許瀚文:我們在字體的細節上加了一些“特征”,比如說在橫筆的兩端和豎筆的頂部切出了一個斜角。一般情況下,我們會盡量避開這些特征,因為和西文相比,漢字的數量太多了,而且形態千變萬化,在一個筆畫上加斜角特征的話,會導致有些字筆畫變短,或者重心不穩,什至會影響辨識度。所以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考慮,這些特征能添加在什麼字上,不能加在什麼字上。最後,團隊定了一套基本規則:比如,若它不是這個漢字的主筆畫,那就可以添加這個斜角特征。按理說 7000 多字不算大項目,但有了“字體特征”這道工序,花的時間也會長一些,但這個過程非常有趣。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設計師花費了許多時間來調整細節切角、筆畫轉彎處的圓角、點畫的平整切口。這些特征並沒有被運用在所有筆畫中,細節也使得這套字體多了一些個性。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這套字體會用在什麼地方,會出現在我們日常用的微信、QQ界面上嗎?



許瀚文:從設計角度來說,這套字體可以被用在所有平臺,無論是平面印刷,還是移動端的屏幕。但是因為它是圖像化的設計,所以我不建議把這套字體用在內文,那樣讀者看起來會感到視覺疲勞——因為它是斜體,並且在筆畫細節上有許多不太傳統的處理方法。相反,作為標題字體上,它會更有趣。所以,媒體字庫目前應該只會用在企業形象的塑造上,例如產品的 logo,廣告宣傳,網站的標題等。我想,暫時應該不會讓它進入微信這樣的用戶的界面,亦或是主文。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采用了新字體後的產品 logo。相比之前,觀眾更能感受到視覺上的統一性。 圖片來源 | Monotype



Q:與標題和 logo 不同,內文的字體設計一般有什麼考量?



許瀚文:內文的字體和標題字體的用戶體驗不一樣,它不需要講究“特征”,而是要讓讀者把關注點放到內容上去。內文字體一般還是會選擇宋體或黑體,並且要看漢字排列在一起後的節奏感是否流暢,重心是否統一,視覺效果上是否能連成一條線,不能太有個性和跳躍感。



Q:那最後這套字體達到了你的預期值了嗎?接下來 Monotype 還會繼續給媒體開發用於其它用途的字體嗎?



許瀚文:字體這件事,無論一個設計師做得多好,它永遠還有繼續修整、提升、改進的空間,但我現在覺得,它已經達到我把它公布的標準了,媒體也這麼認為。我想,如果反響好的話,他們應該會考慮繼續開發其他用途的字體吧。我非常期待,因為如你所見,媒體字庫現在只是作為標題字體運用在企業形象的塑造上,其實它有很大的發展的潛力。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媒體大樓的新 logo。圖片來源 | 媒體



Q:這次媒體和 Monotype 的合作,會對之後的中國字體市場有怎樣的影響?



許瀚文:我不敢說一定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媒體在中國是一個有很大影響力的企業,他們對字體的重視和在品牌上的舉措會變成一種視覺力量,讓更多的企業看到字體的潛力與重要性,也可以展現出一套好的字體如何給一家公司的營銷帶來改變。



更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會開始註重字體,城市環境裡的字體美學也能有所進步。大家總是喜歡在海外旅行的時候贊嘆外國城市裡的字體設計,可事實上,每一個國家、每一座城市的美,都是從這一步開始的。希望這次合作能成為這一個起點,未來有一個巨大的改變——其實,這正是我做字體設計的初衷呀。如果能經歷這一段變化,我會覺得我很幸運。



你知道嗎,騰訊換瞭 logo,還有瞭一套新字體

△ 今年夏天,許瀚文在《未來預想圖》的文化沙龍上和大家分享過城市裡的那些文字美學。圖片來源 | 未來預想圖



Q:你曾經在 Facebook 上提過“美學偷渡”這個概念,這個說法很有意思。



許瀚文:哈哈,我是一個很喜歡感嘆世事的人,遇見什麼有趣的事,碰到什麼特別的人,我都願意發 Facebook。其實,以前做平面設計,還是現在做字體,我都遇到過不少客戶:他們來做設計,是因為有需求、到了該做的時機,卻沒有美學基礎。我跟他解釋了很多,對方會說,“啊,我不覺得。”那怎麼聊,說不下去啊。這樣的客戶,事實上是現在的主流。可能在金融和商業界,大家能用量化的數字來說明,但設計師不能,因為美學不能被量化。



正常的社會需要美學,它本屬於人文科學的基礎。我們古代的人文藝術很厲害,但今天,當我和跟客戶談設計的時候,卻不得不把它量化。“好,我做了這個投資,我會得到什麼回報?”OK,我可以告訴你會有,但我不能肯定地說一個數字。所以我需要“包裝”美學,用一些事實來說服他們。比如,“字體設計的雜志和文章有多麼受歡迎”,“公司設計定制字體已經是一種潮流”。這些務實的說辭或許可以說服對方,但美學教育不應該是這樣的。這就是“偷渡”啊,沒辦法。



但我對未來還是很期待,現在環境也在慢慢好起來。這次媒體的團隊很年輕,他們對字體的理解很新潮,我就可以做一些很新潮的東西,對於設計師來說也是好機會。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