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養生 查看內容

靠100個藥方,他成了地方名醫

靠100個藥方,他成了地方名醫

靠100個藥方,他成瞭地方名醫



在甘肅省平涼市涇川縣,曾經有一個名氣很大的中醫大夫,姓陳。因為他現在已經去世很多年了,所以才敢將他的故事寫出來。



陳大夫的陳大夫年輕的時候,正趕上大集體時代,他怕勞動,總想給自己謀算一個輕松一點的飯碗,但又沒有什麼技術,大字不識幾個,吃清閑飯的想法曾經只能長期停留在他的腦海中。



當時,村裡有一個老大夫,醫術不錯。憑借醫術,這個老大夫也活得體面些。當時尚不是大夫的小陳,就非常羨慕,他就開始把自己的夢想定位到了學醫上。為了獲得老大夫的歡心,他隔三差五就往老大夫家裡跑,時鮮水果常常送。老大夫家裡有個大小事,他也格外盡心和賣力。



就這樣過了一年,他感覺火候差不多了,就向老大夫表白了自己的夢想,請求老大夫將自己收為徒弟。自古以來,學醫的人對於資質要求是相當高的,因為中國的傳統文化多半依賴悟性,對於學習者的智商要求是相當高的。特別是傳統中醫,那是診斷、施治、制藥等合為一體的,任何一個環節要出師都不容易。所以,古來就有一句話:“秀才學醫,三年不成”。再者,醫生的使命是治病救人,擔負的是人命關天的大責任,既要智商達標,更要品德過硬。在從醫的選擇標準上,古來就奉行著“醫者仁術也,非聰明仁達不可任也”的圭臬。



靠100個藥方,他成瞭地方名醫



本來,老大夫是一點都看不上這個遊手好閑、資質平庸的小青年的,因為從任意一個層面分析,小陳都不具備學醫的資質。但畢竟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軟,面對小陳的請求,老大夫只能勉強答應下來。



既然成了弟子,就必須傳授醫術。老大夫按照以往老師父給自己傳藝的流程,開始給小陳教授脈訣、藥性、辯證等基本功。但小陳幾乎是個榆木腦袋,教了三年時間,一點長進都沒有。老大夫很無奈,感覺如此的資質,即使再教十年也出不了師。而且自己年紀也大了,身體病弱,也沒有太多的時間琢磨這個“朽木”。但總不能自己撒手西歸,讓自己的徒弟背一個學醫的空名吧?!



思前想後,老大夫找了一個很無奈的辦法。他將自己一生治病的藥方整理總結了出來,在其中選取了100個中規中矩、頗有療效的藥方,交給小陳,嚴令小陳在兩年時間全部背誦下來,否則就逐出師門。



再笨的人,用兩年時間背誦一百個藥方還是能辦到的。於是,小陳這次就下足了功夫,不論是放羊還是割草,耕地還是挖土,小陳就一直在嘴裡念叨師父的一百個藥方。這次,小陳沒有讓老大夫失望。兩年時間過去,小陳果真將藥方背誦得滾瓜爛熟。



靠100個藥方,他成瞭地方名醫



記住了藥方,老大夫就去世了。老大夫一去世,保證村裡人健康的重擔就自然轉移到了徒弟小陳的身上,誰讓他是老大夫唯一的傳人呢!小陳從此就搖身一變,被人尊敬地稱為陳大夫了。



一百個藥方放在肚子裡,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但坐堂施診,講求的是個對癥下藥。開始的時候,小陳面對病人一籌莫展。因為,“望、聞、問”他一個也不會,至於這個“切”字,他所知道的也僅僅是把脈的位置,至於各種脈象,與他而言簡直就是天書。



但病人來了,總不能對人家說自己不會吧。想來想去,陳大夫腦子裡靈光一閃,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他把自己背誦的藥方從一到一百排了一個次序,編上了號。病人來了,他啥話也不說,摸著手腕做做把脈的樣子,然後按照病人來的次序開藥方。例如,第一個病人就是一號藥方,第60個病人就是60號藥方,依次進行,序列不亂。100個藥方用完,從頭重新輪回,循環不止,往復不已。



靠100個藥方,他成瞭地方名醫



診斷的時候一言不發,開方的時候一言不發,至於病人或者家屬詢問自己到底是什麼病、為什麼要吃這些藥、有無飲食禁忌等等,他照舊是一言不發。莊戶人身體抗性都比較好,一般情況得點小病,大多是累出來的,吃不吃藥無所謂,只要索性休息幾天也就好了;至於那些真正得了大病,在陳大夫這裡治療無效之後,就會自動到大醫院去診治;至於那些因為在陳大夫這裡治療無效,又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因而死亡的,病人家屬多半以“醫生能治病,不能治命”解釋,不像現在,動輒醫鬧,動輒打官司。就這樣,二十多年下來,陳大夫用用這套按次序治病的方法維持著自己的藥鋪,也小概率地讓一些病人恢復了健康。農村人厚道,這些在陳大夫這裡痊愈的人,就會傳播他的醫術;至於他整個治療過程“一言不發”的風格,被很多人解釋為惜言如金、高深莫測,也為陳大夫增加了某種令人敬畏的神秘感。



這就叫“運來頑鐵生輝,運去黃金失色”,鴻運當頭的時候,乾什麼都順當。不過,陳大夫更大的好運直到1985才開始。那年秋天,一個當地縣級頭腦的兒子,在學校上體育課踢足球,不慎被飛來的足球打準了腹部,腹部一直隱隱作痛。因為當時的診斷技術手段落後,去了縣上好幾家醫院都查不出個所以然來。無奈之下,秘術們就說某村有個陳姓的大夫,行醫多年,手段深奧,向頭腦推薦了陳大夫。



靠100個藥方,他成瞭地方名醫



頭腦的兒子被送到了陳大夫面前,一番“診斷”之後,當然陳大夫也不知道所以然。按照老規矩,他就提筆開方,寫到一半,他忽然發現這個公子輪到的方子是治療婦女月事不調的。別的方子他不敢肯定,但他清楚記得一百個方子裡,專治女人病的只有三個方子,而且可以確定這個方子就是調理月事的。怎麼辦?對方不是普通人,該不該繼續“輪回”?



提筆想了半天,他也想不出別的轍。也罷,還是按規矩辦,聽天由命罷。就這樣,在陳大夫的踹踹不安中,那付女人藥終於吃進了那個貴公子的肚子裡。隨後,陳大夫在不安中一夜未眠。



誰知道第二天,陳大夫還沒有起床,門外就傳來鑼鼓聲、鞭炮聲、人車喧囂聲。這下嚇壞了陳大夫,他一臉土黃地打開藥鋪門,之間縣上那個頭腦親自帶了一大隊人馬,簇擁著一個紅底金子的巨大匾額,笑盈盈地站在門前。陳大夫擦了擦眼睛,之間那匾額上上書四個大字:杏林高手。落款則是縣上頭腦的名字。



靠100個藥方,他成瞭地方名醫



同時,縣上這個頭腦還隨身帶來了媒體記者,現場采訪了陳大夫,讓陳大夫的音容笑貌出現在了縣電視臺的節目中。因為治好了自己的兒子,這個縣上的頭腦很感恩,還多次在不同場合介紹陳大夫的醫術,至於當時為自己兒子開方下筆時長達幾分鐘的踟躕,也被他解讀為“用藥謹慎,為人沉穩”。



縣上頭腦署名的匾額和不遺餘力的推介、地方媒體大張旗鼓的宣傳,陳大夫一時紅遍涇川縣,成了醫生們的楷模和名醫的典范。



為什麼一付女人藥能治好那個貴公子的腹疼?原來,那個孩子腹部被打擊後,體表沒有留下傷痕,但腹內有一點點淤血。當時沒有B超之類的設備,加之病人身份特殊,其他醫生又不敢輕易揣測。陳大夫那付女人藥裡,恰好有幾味是破血、活血、化瘀的,歪打正著地吃下去,那個貴公子當夜就拉了一泡帶血的糞便,當即肚子就不疼了,第二天就吃吃喝喝,活蹦亂跳了。



(原創作品,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請勿對號入座)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