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汽車 查看內容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我對老付說,我們正準備與《智族 GQ》雜志合作一個精英車主體驗活動,想請他參加,不過要占用多半天的時間。他在電話那頭,什至都沒問要體驗什麼車型就答應了。相對這座高速運轉的城市,還有什麼比付出彼此的時間更慷慨?!其實我跟老付算不上熟稔,只是一系列的機緣巧合,見過幾次,但算起來,認識他差不多快八年了。



大概六年多之前,老付與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廣告公司,他們的主要客戶來自房地產行業。彼時正值 GDP 支柱的“高燒”階段,老付的公司也搭上了快車。不過用他的話說,工作忙得自己都想不起來玩兒了。這話我信,因為幾年之前,老付基本每兩年左右就會換一輛新車。而現在,一方面是沒時間想換車的事兒,另一方面也的確是因為想不出來該換什麼車。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老付的第一輛車是北京 Jeep 切諾基,我有好一陣子也特別喜歡那款車。方方正正的外形,7 孔式的格柵,前臉和尾門是玻璃鋼的,老式的推桿發動機,很有男人味兒。當然小毛病也不少, 4 缸車型的故障率什至比 6 缸車型還要高一些。另外,切諾基的散熱也不太好,趕上太熱的天氣裡堵車,空調也只能間歇使用。後來老付又換了一輛斯巴魯翼豹 WRX,那會兒的北京也堵車,不過沒現在這麼厲害,想象一下翼豹 WRX 僵硬的離合器、剎車,你的腿部肌肉和筋腱需要擁有驚人的力量。估計現在沒什麼人有勇氣在早晚高峰時,用那會兒的翼豹 WRX 挑戰自己的耐力和承受力。緊接著是大眾高爾夫,不過老付的高爾夫是原裝進口的第五代車型,然後是 50 周年紀念版的甲殼蟲。最後因為業務需要,老付才換了一輛奔馳 E 級。他偏愛德國車,用北京人的話講,德國車的底盤“特整”,開起來的感覺更好。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他說他喜歡開車的感覺,中短距離的出差,用不著盯著高鐵時刻表猶豫不決,想走就走,省去了很多麻煩。當然,關於汽車的回憶也不都是快樂的。他曾經被剛剛買了高爾夫 GTI 的朋友,在京郊門頭溝的山路上驚出一身冷汗。老付說他“早就過了胡鬧的年紀,有些東西看看就好。”好在他講述這段經歷的時候,正坐在駕駛席上,而我則是以乘客的身份體驗這輛 S Coupe 的後排座椅舒適度。加上攝影師,三個開車都不怎麼極端的人,坐在一輛看上去同樣不怎麼極端的奔馳上。也許我們真得換一些更輕松的話題。



“等會兒停下一定要好好看看這輛車。”老付說,這就好像跟漂亮姑娘一起吃飯,光顧著吃了,結完賬才想起來,連人家長什麼模樣都沒顧上看,多虧啊?其實這事兒怪我。我在城裡接上他,就直接讓出了方向盤,畢竟他才是主角。擔心影響其他人,他連座椅位置都沒調整好,就直接掛檔起步了。我注意到,他在兩個路口,對行人和一位女車主表現出了足夠的禮貌。也許我不該把這件事情和穿著打扮聯系到一起。老付平日裡都是一身商務裝,襯衫、領帶、皮鞋,半點都不會馬虎,今天卻是一身嘻哈范兒,他只差一條“大金鏈子”,以至於我接他的時候,都沒能在後視鏡裡認出他來。這一點大概是德國車加甲殼蟲的合理解釋,誰在內心深處沒點兒“小邪惡”呢?當然,惡毒一點兒的說法是“這家夥意圖掩飾自己的真實年齡。”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老付說,這輛車的內飾太漂亮了,尤其是兩塊連在一起的“巨型”液晶顯示屏,跟他那輛改款前的 W212 比,簡直就是劃時代的。雖然這個配置他在客戶的 S 級上見過,但 S Coupe 的設計顯然要更鮮活,泛著金屬光澤的木紋裝飾板帶來的包圍感,就像遊艇一樣。當然,他沒找到應該屬於 S 級的 IWC 石英表,沒有時間指針顯得不夠嚴肅。但細想也挺好,相對奔馳過去的儀式感,基於數字化實現的新功能是大趨勢。他對可調光全景天窗很感興趣,我忘了告訴他這是 2011 年的技術。回顧最近幾年,各種新技術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影響世界,任何一個行業都在嘗試創新的各種可能。老付講,他同樣在嘗試業務模式的創新,如果停滯不前,未來只能被淘汰。“行業會迫使你不斷學習新東西,不斷思考。從這個層面上講,我們和做編輯差不多,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過去的廣告行業,只有大衛•奧格威一個神,而現在,新偶像誕生的速度的確太快了。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他不太舍得踩油門,因為稍不注意就會超速。老付覺得這輛車的 V8 發動機特別有氣勢,尤其是在山谷裡的時候,輕點油門發出的隆隆聲就像擂鼓一樣。“這種聲音會誘惑我把車開得更快。”當然,“如果開慢一點兒,就舒服多了。可以放松一下心情,聽聽音樂什麼的。雖然我對音響沒什麼研究,但是這輛車的音響真是太牛了,我不知道它有多少個喇叭,聽交響樂特別舒服。”其實老付最喜歡的是搖滾,他最愛的兩支樂隊,一支成立於1965年(The Doors),一支成立於1978年(The Cure)。都說喜歡音樂的人不會拒絕任何音樂形式,但其實更多時候我們只是想在音樂裡聽到自己。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我告訴老付,這輛車的大燈上鑲著施華洛世奇水晶,他在下車的時候特意仔細數了數有多少顆。老付說,這就是現在說的跨界吧,平時誰會盯著晃眼的車燈看呢?可能這個創意是德國車上為數不多的形式重於功能的組合。他很喜歡 S Coupe 的車頂線條,這也正是 Coupe 的誘人之處。我對他說:“C柱和後風檔這個部位的設計,能夠追溯到上世紀 50 年代。”老付說:“過去的車都很漂亮。”然後又問我,“現在有沒有什麼車還在用過去的設計?”“只有一些英國的小廠還在堅持用過去的設計,其實主要是受車身結構安全的限制。不過有一家德國改裝廠,他們用過去老款奔馳的車身,進行一些現代化的改造。比如電控燃油噴射。”我回答。



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不停思考,不斷變化 精英體驗奔馳S 500轎跑車

我們都無法否認 S Coupe 的優秀,它優雅、舒適,既能靜若處子,又能雷霆萬鈞,但 Coupe 畢竟還是有 Coupe 的弊端。“我過去非常喜歡這種雙門的轎跑車,但現在不行。”老付說,“在接待客戶的時候,我沒辦法讓客戶擠進後排座椅。可能後排的確很舒服,但鉆來鉆去怎麼說都不合適。”我對老付說:“這輛車更適合你的未來,當然是你五十歲之後,看淡了一切才能平淡地享受生活。”老付說他還得再折騰幾年,“我想平靜地生活,但現在還不行,停不下來……”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