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老年癡呆癥

IT之家11月15日消息 IT之家曾在13日報道,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將投資1億美元研究老年癡呆癥,對此蓋茨昨晚在微博詳細介紹了自己為什麼要鉆研阿爾茨海默癥(老年癡呆癥),蓋茨稱,在所有威脅到我們晚年生活的疾病中,有一種對社會的危害尤為嚴重,那就是阿爾茨海默癥。我相信我們能改變阿爾茨海默癥的發展軌跡,這就是我投資癡呆癥發現基金(Dementia Discovery Fund)的原因。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老年癡呆癥

蓋茨表示,根據阿爾茨海默癥協會提供的數據,美國人在2017年將花費2590億美元看護那些患阿爾茨海默癥及其它癡呆癥的病人。我的家庭背景並不是我對阿爾茨海默癥產生興趣的唯一原因。但我的個人經歷確實讓我明白,當你或你愛的人患上這種疾病時,那種感覺有多絕望。



附全文: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阿爾茨海默癥



阿爾茨海默癥的患者人數越來越多,我們需要采取什麼行動才能獲得突破性的解決方案?



在世界的每個地方,人們都比過去更長壽。多虧了科學的進步,更少人會因為心臟病、癌癥和傳染病而英年早逝。一個人到80多歲還能活得很好已不再是稀罕事。我父親就將在幾周後迎來他92歲的生日,活到這個歲數在他出生的那個年代幾乎是無法想象的。



人類的壽命比以前更長,這應該是一件開心事才對。但如果長壽不能使人開心,那會發生什麼?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老年癡呆癥

你活的時間越長,就越可能出現慢性病的情況。你罹患關節炎、帕金森病或其它降低你生活質量的非傳染性疾病的風險逐年遞增。不過在所有威脅到我們晚年生活的疾病中,有一種對社會的危害尤為嚴重,那就是阿爾茨海默癥。



你如果活到80多歲,就會有接近50%的可能性得這種病。在美國,阿爾茨海默癥是十大死亡原因之一,卻是其中唯一沒有有效治療手段的死因,每年的發病率都在增加。隨著美國在“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一代人步入老年,這種趨勢將會繼續擴大。這意味著有更多的家庭將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親人的認知能力減退,然後慢慢地消失。盡管疾病負擔越來越重,科學家們還是沒能弄清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阿爾茨海默癥,以及如何才能阻止這種疾病破壞大腦。



我最初對阿爾茨海默癥產生興趣是由於它對家庭和醫療系統造成的負擔——既是情感上的負擔,又是經濟上的負擔。這種病的經濟負擔更容易量化。比起沒有神經退行性疾病的老年人,患阿爾茨海默癥或其他形式癡呆癥的病人,每年在自費醫療項目上要多花五倍的錢。與許多患慢性病的人不同,阿爾茨海默癥患者既要支付長期護理的費用,又要負擔直接的醫療開支。如果你在六七十歲得了這種病,你在接下來幾十年裡可能需要昂貴的護理。



這些開支是發達國家增長最快的醫療負擔之一。根據阿爾茨海默癥協會提供的數據,美國人在2017年將花費2590億美元看護那些患阿爾茨海默癥及其它癡呆癥的病人。如果沒有重大突破,在未來幾年什至幾十年裡,這些支出還將繼續擠壓財政預算。這些問題是世界各國政府都需要考慮的,包括那些中低收入國家——那裡的國民預期壽命也在接近全球平均水平,患癡呆癥的人數正不斷增加。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老年癡呆癥

想要把阿爾茨海默癥造成的人力成本轉化為數字,這實在是難上加難。這是一種可怕的疾病,它摧毀的不僅是得病的人,而且包括所有愛他們的人。我對此深有感觸,因為我的家族中就有人得過阿爾茨海默癥。眼睜睜地看著你愛的人掙扎著被這種病奪走心智而你卻對此無能為力,我知道那有多麼的痛苦。這感覺很像是在經歷你曾經認識的那個人一點點死去的過程。



我的家庭背景並不是我對阿爾茨海默癥產生興趣的唯一原因。但我的個人經歷確實讓我明白,當你或你愛的人患上這種疾病時,那種感覺有多絕望。我們已經看到科學創新的力量,它將像艾滋病毒這樣曾經不可一世的殺手,轉變成為可以通過服藥被控制住的慢性疾病。我相信我們對阿爾茨海默癥也能做到這一點(或者做得更好)。



過去一年,我花了大量時間研究這種疾病和迄今為止取得的進展。在這個領域裡,人們正在開展許多了不起的工作,目的是推遲阿爾茨海默癥的發病時間和減少它對認知能力的影響。我從研究人員、學者、投資人和業內專家等各方聽到的信息使我信心滿滿,只要我們可以在五個領域取得進展,我們基本上就能改變阿爾茨海默癥的發展方向。



我們需要更深入地了解阿爾茨海默癥是如何發生的。大腦是一個復雜的器官,由於病人在世的時候很難對大腦進行研究,我們對它如何隨著年齡老化,以及阿爾茨海默癥如何破壞了這個過程知之什少。我們對大腦狀況的認識大部分來自於屍體解剖,所以只能看到阿爾茨海默癥末期的表現,而無法解開其長久以來的謎團。例如,我們無法完全理解為什麼非洲裔美國人或拉丁美洲人要比白人更容易患阿爾茨海默癥。如果想要取得進展,我們就需要更好地了解這種病的深層次原因和生物學原理。



我們需要更早地檢查及診斷阿爾茨海默癥。由於最終確診阿爾茨海默癥的唯一方法是通過死亡後的屍檢,我們很難在病程早期就準確地識別出這種疾病。雖然有認知測試這種方法,但結果往往變動很大。如果你前一晚沒睡好,這可能會影響你的結果。如果有一種像驗血一樣更加可靠、價格可負擔和容易獲得的診斷方法,我們就能更容易地了解阿爾茨海默癥的進展和追蹤新藥物起作用的方式。



我們需要更多對抗疾病的方法。一種阿爾茨海默癥藥物可能通過不同的方式預防疾病或減緩疾病發展。截至目前,大部分的藥物試驗都瞄準了β淀粉樣蛋白和tau蛋白,這是兩種造成大腦斑塊和纏結的蛋白。我希望這些方法能夠成功,但萬一它們不成功,我們需要為科學家們提供些不一樣的、不那麼主流的想法。一個更加多樣化的新藥產品線將有助於提高發現突破性解決方案的機會。



我們需要讓人們更容易地參與臨床試驗。創新的步伐有多快,部分取決於我們能多快地進行臨床試驗。由於我們對阿爾茨海默癥了解不多,也沒有一種可靠的診斷方法,所以很難找到處於病程早期且願意參與臨床試驗的合適人選。招募到足夠的患者可能需要數年的時間。如果可以找到一種方法來預先選定參與者並創建有效的註冊體系,我們就可以更快地開展新的試驗。



我們需要更好地利用數據。每當制藥公司或實驗室進行一項研究時,他們都會收集大量信息。我們應該用一種通用的格式來編譯這些數據,以便更好地了解阿爾茨海默癥如何發病、發病情況怎樣受性別和年齡影響,以及遺傳基因如何對患病幾率造成影響。這將使研究人員更容易尋找模式和發現治療的新途徑。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老年癡呆癥

如果我們在以上這些領域都能取得進步,我想我們就能開發出一種乾預措施,從而極大地減小阿爾茨海默癥的影響。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對前景保持樂觀:我們對大腦和阿爾茨海默癥的了解正在突飛猛進地發展。我們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果,但還需要做得更多。



我想要支持有才華的人從事這項工作。作為第一步,我向癡呆癥發現基金投資了5000萬美元,這是一個致力於增加臨床藥物種類和發現治療新目標的私募基金。大型制藥公司中的大多數還在繼續尋求β淀粉樣蛋白和tau蛋白治療方法。癡呆癥發現基金是制藥公司的有益補充,它支持一些初創公司去探索更加非主流的方式治療癡呆癥。



我所做的這筆投資是以個人的名義,而不是通過基金會。要想實現阿爾茨海默癥首次被成功治愈,這或許要等十年什至更長的時間,而且最開始的治療也一定會非常昂貴。等到那天來臨的時候,我們的基金會可能會考慮如何把它推廣到貧困的國家。



不過在開始考慮各種做法之前,我們還是需要先實現許多科學突破。所有正在研發過程中的新工具和新理論都讓我相信,我們正處在一個阿爾茨海默癥研發事業的轉折點。現在正是加快進步的時候,從而避免讓阿爾茨海默癥造成的巨大損失沖擊到那些無法負擔高昂醫藥費的國家。在那些國家,阿爾茨海默癥的流行對財政預算的影響,足以導致整個醫療系統破產。



這是一個可以大幅提高人類生存質量的前沿領域。人類壽命越來越長是一個奇跡,但只有更長的預期壽命是不夠的。人們應該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為了實現這一點我們要在阿爾茨海默癥方面取得突破。我很激動能加入對抗這一疾病的戰鬥,同時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比爾·蓋茨:我為什麼要鉆研老年癡呆癥

想看到更多這類內容?去APP商店搜IT之家,天天都有小歡喜。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