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歷史 查看內容

“弓魚”一字蘊藏的神秘歷史千古之謎

有這樣一個漢字“(弓魚)”。左邊為“弓”。右邊為“魚”。“(弓魚)”字並不常見,是個會意字。也就說是,古人根據一個事件或一些場景造出了這個字。在當時,這無疑是他們熟知的事件。然而,由於時間相隔太久,“(弓魚)”字隱藏的信息以及古人為何要造出這個字,已經成為千古之謎。



  一段鮮為人知的古蜀歷史



  奇怪的是,翻閱《漢語大字典》和《辭海》,都查不到這個“(弓魚)”字。“(弓魚)”最早出現,是在陜西(弓魚)國遺址出土的青銅鼎、青銅盤上。而歷史上,“(弓魚)”字並未在其他器物上出現,是個“單純”的漢字,後人可以不費力氣地追查它背後的故事。關注這個“(弓魚)”字,是因為它背後隱藏著一段鮮為人知的古蜀歷史。三星堆金杖上雕刻著一張弓箭,一條魚,一只鳥,魚被弓箭貫穿而入,同樣的圖案還出現在金沙金帶上。金是古代重器,古人將圖案刻在金器上,一定意味著戰爭、盟誓、遷徒等大事。對一個西南民族而言,在文字尚未出現的情況下,族人或許會用一些符號來記錄部落的大事,那麼,一張弓箭與一條魚會蘊藏著什麼密碼?其實,如果用漢字表示,“弓”和“魚”組成的恰好就是“(弓魚)”字。漢字與成都平原史前金杖、金帶上的圖畫聯系在了一起,為何古蜀人想表達的內容會在陜西(弓魚)國遺址的青銅器上出現?三星堆、金沙遺址與(弓魚)國遺址之間,究竟有何關聯?



  一對奇特的青銅立人



  疑問從(弓魚)國遺址開始,自上世紀70年代始,考古學家在渭水南北兩岸茹家莊、竹園溝、紙坊頭陸續發現了一批西周時期的墓葬,這裡埋藏著一個早已消失的國度——(弓魚)國。歷史上的(弓魚)國是個短暫卻充滿傳說的國度,其首領漁伯一度為周王朝禮遇,史載周武王還曾將族中女子井姬嫁於(弓魚)伯為妻。然而,這個國度又是神秘的,沒有人知道(弓魚)國人來自何方,更無人知曉它為何散發著如此強烈的古蜀氣息。



  考古學家試圖通過出土文物解密(弓魚)國古人的身份。考古發掘中,一種缽形尖底陶器在(弓魚)國遺址中屢有出現,似乎怎麼也出土不完,數千年前,(弓魚)國人必定對其有著獨特的愛好。歷史上,缽形尖底陶器是一種地域性極強的陶器,它的出現,往往與成都平原上的古蜀人聯系在一起。



  陶器令陜西(弓魚)國遺址與成都平原走在了一起,不過,更大的發現卻是在1986年。這一年,三星堆青銅大立人在二號祭祀坑出土,他的雙手伸在胸前,似乎握著某件物品,看來正陶醉於一場盛大的祭祀儀式中。考古學家發現,(弓魚)國墓地出土的青銅人,雙手也是極不成比例地握成一圈。青銅大立人與(弓魚)國青銅人似乎擁有著相同的身份。



  令後人費解的是,迄今為止,(弓魚)國遺址出土的類似三星堆的青銅立人並不止一個,並且竟然有男女之分。茹家莊一、二墓分別為漁伯與夫人井姬之墓,(弓魚)伯墓出土了一個男青銅人,井姬墓中則發現了一個女青銅人;女青銅人頭戴飾品,雙手雖也握成一個誇張的圈,卻是左右分開的。如果按照一些學者的觀點,青銅大立人是古蜀王化身的話,他的身份極為尊貴,發布號令的手勢應該也是唯一的。那麼,在千裡之外的(弓魚)國,為何會有兩個持相同手勢的模仿者,什至還有一個女人?(弓魚)國青銅人並未像青銅大立人一樣經歷了殘暴的焚燒與擊打,考古學家打開墓門時,他們正安然端坐在墓室一角,身邊為禮樂器環繞。與墓中尊貴的(弓魚)伯、井姬相比,著名學者孫華認為,作為巫師的象征,青銅人只是(弓魚)伯、井姬的隨葬品,他們的任務是為已經死亡的王族服務。如果這個推論不假,三星堆青銅大立人應該也只是為蜀王服務的巫師,然而,這個結論無疑是顛覆性的,後人眼中尊貴的青銅大立人,原來只是一個服務者?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



  (弓魚)國遺址如同三星堆、金沙遺址的影子,不過,並不是所有疑問都能在(弓魚)國找到答案:(弓魚)國晚在西周,比三星堆古國晚了數百年,它們的關系究竟是什麼?(弓魚)國青銅人端坐在墓室中,為何青銅大立人卻被埋入了祭祀坑?或許,所有的答案,都隱藏在一場意外的大火中。



  3000多年前的一個深夜,熟睡的三星堆人在一片火光與劇烈的濃煙中驚醒。他們發現,國家宗廟已為熊熊大火吞沒。三星堆人紛紛趕往宗廟,然而,由於大火過於猛烈,他們根本無法接近宗廟,只能眼睜睜地乾著急。高大巍峨的宗廟轟然倒塌,房梁與瓦礫砸在神案上的金器、青銅器、玉器上,昔日懸掛在宗廟之中的縱目面具轟然墜落,青銅大立人或許也難逃劫難,被一根房梁砸成了兩半。



  當三星堆人再次步入宗廟時,這裡已為瓦礫、斷壁殘垣所掩埋,象征著國家根基的宗廟已化為廢墟。祖先流傳下來的青銅人、縱目面具、青銅神樹不同程度地遭到了損壞,失去了昔日的神采。宗廟曾經是三星堆古國最為神聖的地方,而現在,尊貴已經屬於過去。三星堆人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奉獻給神靈的神物已被燒毀,在三星堆人眼中,它們已經完全失靈。對於這些失寵的祭祀品,三星堆人已不打算繼續使用,他們在馬牧河畔挖了兩個坑,將這些失靈的神物永遠埋入地下。三星堆人顯然有著足夠的時間來做這項工作,祭祀坑平整規則,坑底堆放著小型青銅器、玉戈、玉璋,中間是大型青銅器,最上面則是60餘根象牙,令後人覺察不到一點匆忙的痕跡。



  一群分裂的古蜀人



  崩塌的宗廟最終也帶走了古國穩定,在大多數三星堆人心目中,這片曾經養育他們的土地在大火過後也變得不祥。不過,他們並不知道要遷徙到何方,三星堆古國內部出現了劇烈的爭吵與對峙,龐大的古國在這一刻走向了分裂。



  我們不妨可以這樣推斷:宗廟焚毀之後,三星堆人欲尋找新的樂土,不過,對於遷徙方向,三星堆人並未取得一致,或許,他們一部分向往成都平原,另一部分則執意往北遷徒。兩群三星堆人誰也說服不了誰。在一場盛大卻淒涼的告別儀式後,分別踏上了征途。孫華認為,他們中的一支,來到成都平原,在金沙重新建立了一個堪與三星堆媲美的國度;而遠上陜南的三星堆人則命運多舛,在異國他鄉,他們必須重新取得耕地、河流、青銅,什至是強大的周王朝的信任。在渭水河畔,這群頑強的三星堆人建立了“(弓魚)國”。



  初來乍到的(弓魚)國人一度活躍無比,(弓魚)成為他們新的領袖。西周年間,(弓魚)國迎來了一個風光的政治婚姻,周朝王室重臣井伯《一說為井叔》之女井姬下嫁(弓魚)伯。歷史上的(弓魚)國為了在夾縫中生存,不得不靠婚姻維持它與周王朝以及臨近的矢國的關系,然而,婚姻帶來的和平終究是短暫的,(弓魚)國與矢國之間一度劍拔弩張,一連串的婚姻最終也擋不住(弓魚)國走向衰落的腳步。



  西周穆王時,矢國逐漸強大,成為關中西部最活躍的諸侯之一,渭水以北的肥沃土地逐漸落入矢國之手,(弓魚)國被迫遷往渭水南岸茹家莊一帶,依靠渭水天險與矢國周旋。西周中期以後,(弓魚)國在渭水南岸的茹家莊、清薑、竹園溝一帶的活動蹤跡已經模糊不清,此時的漁國已經國破,或者不知遷徙到了何方。在一座編號BRM5的墓中,順著一條斜長的墓道,考古學家發現,這個具備王族規模的大墓中沒有任何隨葬品,接近墓室處有一具蘆葦包裹的骨架,死者頸部有條痕跡,明顯被縊而死。許多學者相信,這個被縊死的古人,或許就是(弓魚)國最後一位國王的骨架,在矢國勢如破竹的軍隊面前,(弓魚)國終於消亡。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