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娛樂 查看內容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

文 | 思嘉



《嘉年華》不該被看做一部青春片,它絕對是一部社會問題片。



它的故事,是好多個房思琪,以及好多個許豪傑,以及好多個《素媛》和《熔爐》所共同組成的現實。



那就是「兒童性侵」。



無論放在現今中國電影語境下,還是社會語境下,這都是一個倍受爭議的議題。



從講述神父性侵兒童的奧斯卡最佳影片《聚焦》,到推動韓國法制發生變革的《熔爐》,再到以受害者父母視點構築的《素媛》,全都是改編自真實事件。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素媛》



這也是促使導演文晏創作的初衷,《嘉年華》的故事,就來自我們曾經在手機推送上看到過的那些,我們或許熱烈討論過、也曾真實憤慨過的新聞。



據《中國的兒童性侵:對27項研究的元分析》統計,中國男童遭遇性侵的盛行率(prevalence rate)是13.8%,女童遭遇性侵的盛行率是15.3%。(盛行率:指特定時間內遭遇過性侵的兒童)



與《聚焦》的記者視角,《熔爐》的老師視角,《素媛》的父母視角不同,《嘉年華》借用了一種互為雙生關系的,形與影間的視角,來展現這個殘酷的故事。



一邊,是事件的目擊者小米,賓館服務員,十六歲上下,親眼見到劉會長帶著兩個小女孩來賓館開房,並強行進入了兩個女孩的房間。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賓館服務員小米,案件的目擊者



另一邊,是受害者之一,成長在單親家庭只有十二歲的小文,她是兩個受害女孩中較為成熟的一位,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傷害似乎更有意識,這大抵和家庭有關。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兩位遭遇不幸的小孩



你很難說清這兩個女孩究竟誰為形誰為影,但影片用敘事上交替的剪輯,在兩個女孩的境遇間來回切換,在一種讓人難以察覺的節奏中完成了視點上的切換,也構成了相當明確的指向:一個沉默不言的受害者小文,一個語焉不詳的目擊者小米。而她是她,她也是她。



作為觀眾的我們,則被代入旁觀者的位置中,成為了影子裡的影子,始終接受著道德上的驗校。



影片中另一個指示著兩個女孩之間相似性的巨大符號,便是樹立在在海邊的那尊巨大的夢露雕像。兩個女孩都曾在這個巨大的雕像下長久地駐足,撫摸她穿著白色涼鞋、塗滿紅色指甲油的腳趾,什至抬頭久久凝視雕像的白色內褲。



在影片的最後,這尊女性的、性感的、什至一定程度上是「蕩婦的」符號雕像被粗暴的男性工人拆走,倒放在卡車上,作為一個重點場景的後景,在公路上呼嘯而過,她的雙腿之間一覽無餘。



夢露在西方社會中,長久被作為作為女性符號什至是色情符號,她在《七年之癢》中捂著白紗裙的照片已經成為了「性感」和「肉欲」本身,夢露的公司為了證明她的美,還曾經讓她裹上麻袋拍了一組宣傳照——夢露即使穿麻袋也是尤物。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穿麻袋拍照的夢露



她被來自社會的,來自男性同時也來自女性的目光千萬次註視,繼而被物化。最終,什至她自己也認同這種物化的秩序。



影片中這尊夢露雕像的拆除什至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這座雕像曾在中國的一個海濱城市被立起,但六個月後又被拆除了,原因只因為「裙擺飛得太高」。



這是社會註視女性身體最常用的視角,什至大多數的女性,自己也如此看待我們自己。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被母親剪掉了長髮的小文,去找父親



《嘉年華》中的各色人等,從不同階層、不同身份、不同性別,構成了社會看待性傷害,抑或說,社會看待身體的話語場域。尤其是幾個女性角色之間,可以相互作為比照,來窺見女性角色究竟如何在這樣的話語體系中失聲,並相互成為彼此。



小文母親,在女兒遇害當晚跳舞至深夜,什至沒有注意到女兒沒回家。作為一個中年女人,她毫無疑問是美艷的,也毫無疑問是不稱職的母親。



當她歇斯底裡從衣櫃裡扯出小文的衣服,因為女兒的遭遇不再去跳舞將自己關在家中,問她「你是不是就希望我生病」時,實質上,是在將自己「瀆職」於社會所賦予母親的角色的自責,同時又太過於「女性」的恐慌,諸一投射在了女兒身上。



母親認為小文之所以會受到侵害,是因為她穿「亂七八糟」的衣服,還為此剪去了她的長髮,對她進行了女性特質上的「閹割」。而小文則報復性地倒掉了母親的粉餅、腮紅和指甲油,這些為女性特質提供加持的物品。



服務員小米,目擊了案件過程,卻怕丟失工作而對案件真相選擇噤聲,從家裡跑出來的她是個「黑戶」,在小鎮處在生存底線。她何嘗不是稍大一些的小文呢,也是無意識中成為加害者的受害者。



前臺莉莉,是小米在女性成長道路上的教導者,幾乎就要成為小米的未來。影片開始的案發當晚,幫莉莉值班的小米,就穿著莉莉的桃紅色外套。這個充滿功能性的場景,也解釋了小米為何會在莉莉的多次暗示下,幾近選擇「出賣」自己的初夜。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前臺莉莉和服務員小米



史可飾演的律師「一直」都在處理此類案件,當被問及為何這麼做時,史可欲言又止的表演指向了某種隱秘而相關的過去。她和小文母親,不過是小文小米莉莉這幾個女性,遭遇後、長大後、老去後的殊途同歸。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史可飾演的律師



這些或深陷泥沼,或孑然抗爭,或歸順父法的女性們,在影片的各個角落中,都存在著照見命運或交互未來的可能。她們看似分離實則統一的群體命運所指向的,便是在「性侵」主體之下更深層而牢固,社會錨定「女性」,乃至錨定「性禁忌」的權力結構。



這才是影片中主角們以及無數個房思琪所遭遇的悲劇與撕裂,所空缺的保護與法制,所承擔的污名化與緘默的根源。



但,《嘉年華》依然以一種飽含希望的姿態,提供了一種具備反差,充滿互文,同時也正是我們的當下所匱乏的一種話語。



影片開始的鏡頭,是小米仔細觀看夢露雕像的場景,在後面的場景中,小文也對夢露雕像賦予了類似的註視。什至睡在了雕像腳下。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海邊的小文,她也注意到了雕像



來自小女孩的這部分註視,完全有別於成人對這個夢露符號的認知,它帶有一種孩童式的探索和向往。



腳趾、大腿、飛揚的裙擺、白色的內褲,在女孩們眼中,是脫離了「性感」也好,「肉欲」也罷等諸如此類的社會化語境的,單純在女性意義上「美」的象征。



這也是《嘉年華》在這個性侵故事背後試圖去詢喚思考的一點,並使得本片具備了少見的社會剖析力度。



它以書寫「性侵」這個大多數人都諱莫如深的議題為起點,把故事置入到悲劇發生過後的當事人和旁觀者身邊,嘗試在粉飾的現實群像中,拎出來這樣一個電影主題——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我們的身體?我們的身體究竟歸屬於誰?我們應該站在何種立場上去討論我們的身體,尤其是在受到傷害以後。



面對晦暗的現實,《嘉年華》至少是給出了一個充滿希望的明喻。覺醒的小米駕車飛馳在馬路上,身後是被拆走的、倒放的、物化的夢露雕像。這個曾長久被女孩註視的理想女性形象,在這個「出逃」的段落中成為了新一代的背景。



這是一個代表著發聲的結局。



年度最佳、最感人、最勇敢華語片!要打破對幼女性侵的可恥沉默



覺醒的小米



這恐怕,還並不是一個止步於女性的話題。男童遭受性侵的數量,遠比我們想象得巨大。男童在遭受性侵之後所面臨的性羞恥,會讓他們更加傾向緘默。



回到現實中來,2015年,全國媒體公開曝光的兒童遭遇性侵案件達340起,其中涉及女童的案件為319起,占比94%;涉及男童的案件21起,占6%。



盛行率所指明,男童遭遇性侵的可能並不比女童少,但在現實案件的曝光中,我們卻只能看見冰山一角。無數藏在陰影中沒有被我們發現的事實,什至連很多當事人都意識不到自己受侵害的現狀,都在告訴我們。



我們不能再對這樣的事保持沉默,熟視無睹。



這是《嘉年華》的發聲,也是現實要求我們立即展開的行動。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