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了,但是呢?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文丨毛利小二郎



扶貧、賑災,“XX之夜”……各大直播平臺還想怎麼蹭熱度?入侵學校啊,產學研啊,直播學院啊。



日前,由花椒與四川傳媒學院共同成立的花椒新媒體藝術傳播學院,引起了網友的廣泛熱議。據傳這是中國首家針對直播等新媒體業態成立的學院,也是直播行業與高校合作的第一家專業學院。花椒於丹表示“花椒將投入1億成立雙創基金、並設立百萬專項獎學金,與四川傳媒學院將形成1+1>2的合作願景,共同探索“產學研”一體化模式。”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別人為了不出名往外摘,花椒為了出名往身上攬



這件事情,不得不讓讀娛君(ID:yiqiduyu)想起前段時間熱炒的網紅學院。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今年上半年,重慶工程學院與重慶某創美公司達成校企合作共建“網紅(行業)學院”協議,在引起巨大爭議以後,勇敢的表明,我們是來做生意的,我們是來搞訂單的。



相關負責人澄清:“網紅(行業)學院”是跨專業的虛擬學院而不是學校二級學院”。該項目院長簡玉剛也反復強調“網紅學院”並不是大學裡的院系,更不是一門學科或者專業,“而是在網絡直播產業發展迅猛的背景下,由學校和行業單位合作舉辦的專業訂單培養班。”



學校計劃組建20個基於行業的專業直播間,“每個直播間對應化妝品、服裝、茶藝、時尚飾品、珠寶等不同領域。”他表示,學校將在具體的教學過程中引導學生形成正確的價值觀,不能對“網紅”、“主播”等行業過度推崇。



其實,在此之前國內已經出現過類似的網絡培訓課程。早在2009年,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就率先開設創業班,引導學生在各大電商平臺經營網店,學校開設的電商網絡模特班,課程除了形體,還涉及走秀、表演和攝影,該學校也因此被媒體冠以“網紅制造流水線”的名號。2016年,武漢華夏理工學院為該校14級網絡與新媒體專業的學生專門開設了類似“網紅主播”的課程,但是在課表上,這門課的名稱是“新媒體節目制作”。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其實大家知道,無論開設網紅學院也好,創辦直播學院也罷,就是想通過複製個別網紅成功模式批量制造熱點造星,用流量和IP進行商業變現”。



但是,大家都在極力撇開與“直播”、“網紅”的瓜葛,來降低被關注度。而花椒為了眼球經濟,卻極力往這上面牟足了勁。



眼球經濟的比拼,是真金白銀的較量



看著幾年的直播行業的發展,真不亞於看一場直播秀。大家28般武藝輪流上陣,為的就是曝光度、熱點。



不管是快手、火山視頻的下裡巴人反傳統式營銷,還是一直播、花椒的陽春白雪式高端路徑,都想搶占媒體頭條。你看,9月15日花椒宣布發力短視頻和視頻交友,投入1個億補貼短視頻內容創作者;那邊還沒半個月,28日映客就推出“10億內容合夥人”計劃;這邊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聘請趙麗穎任職副總裁,李雲迪任職榮譽藝術顧問,TFBOYS作為首席未來官。那邊花椒就簽下范冰冰、張繼科成為花椒直播的“首席體驗官”和“首席產品官”。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這邊,一直播聯合時尚芭莎舉辦明星慈善活動,連創幾個第一;那邊花椒“巔峰之夜”大賽還沒收尾,就有10月9日開始的橫跨2017-2018,持續4個月的“鬥魚2017魚樂盛典”,接著花椒又來一場那邊花椒就放出號稱“直播界奧斯卡”的“花椒之夜”的各種所謂爆料,請來半個娛樂圈。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花樣式炒作,花椒依然還是被宣亞收購的映客以兩倍姿態給pk了。



這一次次的燒錢,燒的都是真金白銀。



但目前的直播平臺主要通過流量廣告、虛擬物品等業務創造收入,這些收入遠遠談不上穩定,更談不上正盈利,而且也很難覆蓋高昂的推廣成本、帶寬成本和主播簽約成本。



沒有盈利的花椒們,拿什麼錢來燒?說實話,心疼這屆投資人。



而真正的直播行業,還沒有搞清楚發展方向。



是“直播+”還是“+直播”



直播是個萬金油,既能賣面膜,又能籌資金,還能拉流量,誰都想來切一塊蛋糕。以花椒走的路線為例:



花椒搞直播學院,眼球博到瞭,但是呢?



就在直播平臺紛紛發力短視頻的時候,短視頻平臺也在想著直播。前有美拍開通直播,最近有專註音樂短視頻的抖音開始內測直播功能,而八竿子打不著的大眾點評也上線“點評視頻”……



直播+電商、直播+遊戲、直播+社交、直播+短視頻、直播+教育……如今,直播能Plus任何事物。但是,真正的直播行業,卻迷失在風中,成了一個大染缸,成了被Plus的角色。



  • 在央財、商務部、國務院扶貧辦共同舉辦的“厲害了我的國•中國電商扶貧行動”,在花椒等直播平臺走一遭,就是“直播+農業新模式”;



  • 在高考以後,邀請6位高考狀元分享學習,就被稱為“直播+教育新模式”;



  • 與第二季《中國新歌聲》合作,邀請導師學員開播,直播《中國新歌聲》的幾場城市海選賽,參與幾場演唱會付費直播,就是“直播+IP新模式”。



    ……



講真,模式這東西,真的能這麼用?



而且決定“1+1=?”的人,肯定也是核心成員方,而不是萬金油來決定的吧,直播平臺還是只收個流量費、廣告費什麼的,還是擺脫不了狹窄的變現模式。



不過其實,讀娛君還是想問,為什麼不設在主播產地東三省,畢竟冬天來了,東北人也沒什麼事情乾。



*本文為讀娛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