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FANS俱樂部

台灣FANS俱樂部 網站首頁 科技 查看內容

被日本禁止核心打車服務,Uber另辟蹊徑謀增長

10月1日消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Uber在日本基本被禁止運營基於私家車的核心打車服務,目前它在尋求通過其它路徑來在該全球第三大經濟體謀利,加快業務增長。


被日本禁止核心打車服務,Uber另辟蹊徑謀增長


該公司正在嘗試連接消費者和執業出租車司機,而非它在美國市場所依靠的私家車司機。與此同時,Uber在利用有限的豁免權在缺少公共交通的農村地區運營美國式的服務。周四,該公司也將送餐服務UberEats帶來東京的部分地區。


這些努力替代了Uber在日本真正想要做的事情:給城市居民提供替代出租車的低價打車服務。該在日本品牌知名度很低的舊金山公司認為,它最終將能夠實現那一目標;與此同時,它計劃通過其它的服務來建立用戶基礎。


Uber日本總裁Masami Takahashi表示,“我們非常希望日本將會成為Uber的大市場。”在一些方面,日本這一人口密集的富裕國家對於Uber來說可謂理想的市場。隨著Uber退出中國市場的爭奪,日本市場的重要性呈現增長。


8月初,Uber宣布將中國業務出售給滴滴出行,雙方在該國曠日持久的燒錢大戰隨之結束。當時,Uber CEO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稱,該交易可為專註於城市未來的大膽項目釋放資金,從無人駕駛技術到餐飲和物流的未來。


Uber近期一直專註於減少運營虧損,擴大營收,以為最終的IPO(首次公開招股)做準備。全球擴張——不僅僅是在日本,還在印度、東南亞等地區——是該戰略的主要組成部分。


UberTaxi增長緩慢


卡蘭尼克幾年前曾公開表達過對日本市場的失望,稱該國“監管制度錯綜復雜”。他最失望的一點是,日本要求載客謀利的人必須要有出租車或者類似的許可證。


市場研究機構InfoCom Research駐東京分析師Hitoshi Sato指出,Uber面臨著來自覺得受到打車服務威脅的出租車聯盟的抗議。在滿街都是出租車的東京,乘客對於其它的打車工具需求較少。


東京Hire-Taxi出租車協會主席Ichiro Kawanabe稱,日本並不需要Uber的服務,因為打出租車比較容易,而且價格很有競爭力。


Uber正在該國運營高端的豪華轎車服務UberBlack,同時與當地出租車公司合作推出UberTaxi服務。來自東京出租車協會的一款競爭應用通常都有更多的合作車輛,這是Uber過去兩年增長緩慢的跡象之一。


Uber出租車的價格跟普通的出租車基本一樣,因而降低了人們使用該應用的動力。


Uber日本的Masami Takahashi稱,UberTaxi增長緩慢是因為部分年老的出租車司機不願意學習使用新技術。日本有不少出租車司機的年齡達到60歲什至70多歲。


Masami Takahashi還指出,Uber的日本用戶似乎偏愛UberBlack,盡管該服務的價格較貴,原因是他們覺得坐UberBlack很有優越感。


與此同時,該公司正在日本農村地區運營一些試點項目。在與人口已經減少到只有6000人的探戈(Tango)的政府官員進行磋商之後,Uber今年5月終於得以在缺少公共交通選項的地區通過私家車提供打車服務。在東京,Uber全新的送餐服務也有助於提升它的品牌知名度。


“Uber想要變得無處不在。”Masami Takahashi說道,“我們沒有理由不在日本變得無處不在。那是我的終極目標。”


挑戰重重


然而,Uber的各項服務都面臨著不小的挑戰。送餐業務利潤率很低,除非很多人使用,否則很難實現收支平衡;人口不斷下降的農村地區也不大可能會成為Uber強勁的增長引擎。


至於該公司核心的打車服務,日本的交通部門似乎不大待見。


日本交通部部長長石井啟一(Keiichi Ishii)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該公司可以自由地與執業出租車司機建立合作,但運營美國式的打車服務“在日本現行的法律體系下則非常困難。”


長石井啟一稱,該禁令意在確保乘客的安全。“那些通過網際網路充當打車中介並從中謀利的人,並沒有安排人員來管理那些司機。”他說道。


Uber發言人表示,它的技術讓公司能夠“以智能手機時代以前無法實現的方式”跟蹤乘客與司機的安全。


Uber的Masami Takahashi已經著眼於2020年在東京舉行的夏季奧運會。“當人們來到日本和東京的時候,我很希望能夠展示日本是一個熱衷於擁抱各類創新的國度。”Masami Takahashi說道。


Copyright © 2008 - 2017 TaiwanFans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