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經網絡向我比心: 有個當算法工程師的女朋友是這樣一種體驗

[複製鏈接]
在這位工程師經過練習一個神經收集成功締造出浪漫信息後,單身狗法式員們你們獲得了什麼靈感?

編譯 | 王宇欣

來歷 | CNET

現在的野生智能技術可以輕易識別出照片傍邊的汪們,把我們的語音轉換成電子郵件,還能被革新成一個貼心的機械男友或女友陪在你的身旁。

簡直,這些功用都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可是它的締造力能幫我們在情人節吸引男神女神們嗎?

也許這得取決於你能否以為「豬寶」「熊寶」「我的心肝」「愛的面包」……是可以讓人接管的愛稱。

Janelle Shane 是一家光學公司的研討工程師,還介入了神經收集的編程。他比來基於 360 條情人節甜心信息練習了一個機械進修系統,要求系統天生一些新的單詞滿足你的甜心們的愛好。




研討工程師 Janelle Shane 練習了一個神經收集,按照大約 360 條實在的情人世的短信自創了一些超級甜蜜的短信。成果很是風趣。

有些天生的短信看起來還像模像樣。舉個例子,「親愛的小面包」大概「心愛的吻」。

但有一些的畫風就有點跑偏了:「你裸著呢」,「生命不成承受之愛」,大概是「我,大鼻子」。

最風趣的是這些,嗯…也可以說是最糟糕的:

「發臭的愛」、「流汗的梨」、「你是蟒蛇」,固然還有「我愛兩千個豬豬(love 2000 hogs yea)呀。」

固然,這些詞語也許達不到賀卡內容的抒懷標準,但讓我們認真來看,這些詞簡直就是「談情說愛界」的一股清流。

即使是這樣像惡作劇一樣的單詞,也展現出野生智能技術若何找到了我們紛歧定看到的那些形式。

Shane 暗示:

「野生智能放置了一面鏡子在我們死後,它突出了人類所以為的誘人事物的不公道性。稱號某報酬 'bug' 還顯得有些心愛。為什麼叫豬豬就不可呢?」




現在,機械進修是經過彙集諸如照片、語音樣本大概甜心文本等數據來練習一個神經收集(一組受人類大腦神經細胞啟發,相互毗連的元素)。

不用事前了解任何傳統法則,神經收集便可以發現「指示出圖片上有一只貓」的形式。

盡管像谷歌的語音識別這類神經收集需要大量的計較才能,可是 Shane 的甜心嘗試就簡單很多。在她的 MacBook Pro 上練習這個神經收集只需要 10 分鐘。

她暗示,「研討成果花費的時候要比單單練習一個神經收集多很多。」

而這完全取決於,得出「豪情隊伍」、「眨眼熊」和 "yak o way" 這樣的機械進修成果,究竟是應當激起出人們對技術缺點的厭棄,還是應當對機械這類誘人的天真天真表達敬佩?

可是,嘿,我們可是擬人化的專家,可以賦予白雲和汽車以「品德」。為什麼要拒絕斟酌那些現實上展現出了一點大腦未知地區的工具呢。

不外話說返來,倘使有人在情人節送我幾個神經收集天生的愛稱,我會抱著這些甜心仰天大笑的。
用神經網絡向我比心: 有個當算法工程師的女朋友是這樣一種體驗
用神經網絡向我比心: 有個當算法工程師的女朋友是這樣一種體驗
用神經網絡向我比心: 有個當算法工程師的女朋友是這樣一種體驗

每日熱門

娛樂熱門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