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佑說起,為何 YY 頭部主播幾乎都是男性?

[複製鏈接]

2 月 12 日是一個值得銘刻的日子,由於這是歷史上第一位喊麥主播和遊戲主播同時出現在央視一套消息頻道上的日子,固然,以一種不那末光彩的形象。

當天焦點訪談的主題是收集亂象治理,主如果觀察並揭穿了近期收集上各種亂象,從色情直播平臺到在線答題,再到封殺低俗主播,百萬豪傑再次以阿誰眾所周知的政治不正確的答案名譽上榜,公共的 G 點卻是五五開和天佑被 " 跨平臺 " 封殺,請留意這個跨平臺,這根基上給他們的逐夢演藝圈判了死刑。


我大要幾天前就得知天佑和五五開要上央視的消息,五五開不用說,指使粉絲罵人這個鍋甩不掉了,只是對於天佑的定性比力獵奇,按理說喊麥雖然低俗,但最少不違法不觸碰政治紅線,主題不過都是鬥狠稱王,豪車美男的底層草根逆襲的路數,成果央視甩出了天佑幾年前喊麥,歌詞涉嫌引誘傳佈冰毒這個殺手鐧,翻不了身了,這輩子都不成能翻身。

天佑最早靠快手起家,履歷了幾次撕逼跳槽,終極以萬萬的價格被 YY 簽下來,《一人飲酒醉》火的時辰,天佑上過湖南衛視的《快樂大本營》,雖然他只是《一人飲酒醉》萬萬翻唱者的一個。

天佑的成功,我總結起來就是幾個大要率要素疊加出來的小幾率事務。帥氣的表面 + 搞怪才能 + 課本氣的人設 + 風行過的喊麥歌 + 背後的財團,這個幾個要素是互為內外,相互循環的。

翻唱《一人飲酒醉》給他增加很多直播平臺內部的流量和粉絲,而這些粉絲又可以給他帶來延續的曝光和著名度,從而吸引到平臺頭部的大 R,再加上天佑的古靈精怪的人設和性情比力招人喜好,以及一個很是重要的身份,以快手文化為代表的亞文化的快速突起,使得它恰好出現一個與支流文化穿插的時候點,而天佑又恰好是阿誰站在最風口的人。所以天佑的成功,有一定必定身份,又有很大的偶然身份。

倘使有人質疑這一點的話,我想說,現在快手上最火的牌牌琦(對,就是阿誰成功引領了社會搖的消瘦男孩),生怕沒幾小我曉得,就連喊麥喊的比天佑好的九局和高迪(聽說高迪才是一人飲酒醉的原唱),著名度也僅僅限於平臺和圈子,和天佑沒法比。

我援用一段佑家軍對於天佑的評價,小我感覺比力能代表大大都佑家軍的看法。

" 我再說說我為什麼喜好天佑,首先我是個男的。"

" 天佑比力重情誼,言而無信, 要做的事一定會做到。"

" 搞笑,臉色豐富,愛賣萌, 措辭出格 6,嗓音比力有磁性。"

" 天佑喊的麥能感動我, 女人們、過客、母親、心痛的已經。 "

" 天佑也很是的有才,你給他幾分鐘,他現場就能寫一個小麥,現場就能喊出來, 非常的霸氣。"

" 他的《豪情騙子》《已經的王》真的很火, 雖然不是他的原創,可是翻唱火了, 這是為什麼? "

換句話說,天佑不是一個某一個範疇極端特長的人,而是在情商,粉絲關系,大 R 保護,才藝表演,交際層面都展現出很是高天賦的人。

要曉得天佑若何跌下神壇,首先要曉得 YY 是個什麼地方。

YY 直播是一個很奇異的地方,在快手成名之前,YY 是屌絲和草根聚集的最大平臺,這裡的屌絲不是指物資上的,而是精神上的,至今在 YY 上,還有各類直播吃蟑螂,一口氣吃幾十個生雞蛋這樣的 " 底層物語 ",你們翻開 YY 直播,就會發現它很多直播平臺都紛歧樣。

首先,界面極為粗糙,一點都不邃密。感受就像來到一個 80 年月 KTV 的既視感。

其次,主播都很是職業,根基上聲卡麥克風軟件一套齊全,化裝一個個像坐臺蜜斯,要禮物也是一套一套的。

以及,刺激消耗和打賞手段出格多,從連麥,到團戰,再到沖各類榜,以及你持續旁觀幾多分鐘後提醒你消耗禮物充錢,根基上一套一套的,後續的移動直播平臺,從映客到花椒,都望其項背,在貿易化這件事上,YY 的成熟水和藹套路,是國內領先的。

簡單來說,YY 理想的消耗人群,是那群從青年到中年,身處三四線城市,沒有幾多文化水平,線下文娛消耗場所資本匱乏,喜好鬥狠出風頭的土豪。這群人組成了 YY 消耗的主力人群。

所以 YY 的一切設想,從界面到禮物設備,再到主播的連麥對戰,全數是依照這群人的審美和消耗心理去設想的。

理論上,一個這樣的平臺,最受追捧的應當是那種大長腿,大胸,細腰的美男,但恰恰相反,YY 上最受追捧的,卻是那些揮金如土的男主播。

我發一張圖,這是 YY4 月份的支出榜,可以看到,前幾名的全數都是男主播,這和其他主播構成了很是鮮明的對照,要曉得,映客也好,花椒也好,陌陌也好,最受追捧的都是女主播,為什麼到了 YY 這裡,就釀成了男主播呢?


奧秘就是,男主播能帶動消耗。

我們來看一段來自 GQ 報道的筆墨:

小 CC 和老六的爭取,終極演變為了背後兩大土豪 "315" 和 " 小螞蟻 " 的戰爭。兩人合計投入了 50 多萬元,仍互不相讓。

戰事正酣,天佑直播時亮相支持小 CC,對老六的金主小螞蟻暗示不屑:" 你就不大白一句話,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就你這倆錢兒,不用哪個土豪脫手,就我們大主播拿出來的錢 ,都能給你乾停嘍。"

好事者隨行將話傳給了老六。輾轉反側一夜後,有了他向天佑宣戰的一幕。

天佑隨即應戰。當著十六七萬 " 佑家軍 ",他直播時開宗明義:罵小螞蟻不後悔,這麼多土豪,為什麼罵你不罵他人?由於你老貶低我家兄弟,為了讓他們能抬得起頭,六哥你這二十萬我跟了。他連刷 666 條項鏈(群眾幣九十餘萬),登上周星榜首。

兩個主播為爭取榜首的鬥狠,終極演釀成主播自己砸錢沖榜,這在任何一個其他平臺都很是罕有,這是 YY 和其他平臺分歧之處。

其他平臺的主播,大多是號令自己的粉絲給自己刷錢沖榜,偶然辰平臺也會出一些小遊戲增加氛圍,比如熊貓之前就推出過宇宙大戰的活動:主播收到碎片,分解寶劍,可以進犯其他主播,直到血量為 0,而其他主播也可以進犯回去,一來二去,支出自然水漲船高。

但 YY 紛歧樣,主播有血性,敢放狠話,什至自己充錢砸錢,也要爭一口氣,此外主播大多追求落袋為安,但 YY 的大主播,可以為了榜首,自己砸錢,砸鍋賣鐵,毀家抒難,也要敗帝王,鬥蒼天。

平臺是喜好主播拿錢去砸,喜好主播們鬥來鬥去。由於 1 可以增加暢通性 2 可以刺激更多的消耗。在直播平臺裡,錢就是彈藥,就是子彈,就是主播們發泄自己情感,彰顯自己本性的兵器,只要錢釀成了兵器,釀成各個主播賺了 200 萬,也要把這些錢統統砸進來的氣魄和勇氣,才能在更洪流平上凝聚粉絲和用戶之間的豪情,大主播也樂於見到自己的錢被二次消耗,釀成同仇人愾的禮物和榜單,而不是落袋為安,釀成了主播自己的支出。

我們來欣賞一下 YY 至公會大主播的的唉聲歎氣:

" 說句真話,半個北都城都是我的!"

" 打你們還用我出錢?要風頭乾啥吃的!"

" 年老有錢,股票賺了幾個億。"

" 這個破歪歪能花幾個錢,拿計較機給我算一下。"

" 花錢對我來說只是個使命。2000 萬沒結果,那就再砸 2000 萬。"

" 別和我談錢,家裡冬季燒爐子都用這玩意兒。"

別說粉絲了,就連我這個外人聽到這些話,滿身高低都熱血彭湃,滿身寫著兩個字:" 帶勁 "。更別說那些停學的,在夜店 KTV 打工的,混社會的,聽到這些,會難以抑制的投入進來了。

人在世,不就是為了一口氣嗎?

既然現在全國承平,沒有那末多帝王蒼天,也沒有那末多 " 龍潭虎穴為你闖,萬箭齊發孤身擋,鮮血隨風在流淌 ,一刀斬斷封神榜。" 就只能在虛擬天下裡,發泄自己的豪情壯志了。

這也是為什麼 YY 上的大主播,幾近都是男性,而其他平臺,大多是美男的奧秘。

天佑的突起和殞落,本質上是一個命運極佳的小鎮青年,恰好碰到風口然後順勢被吹起來的故事,他的殞落也和任何一個被風口吹起來的豬的了局一樣,飛的越高,跌的越狠,由於他本質是沒有把握自己命運的才能,天佑在直播中反應出來的高調、誇張,燈紅酒綠,奢侈,實在也恰如一個現世版的素描:他生於這個時代,反應了這個時代,也困於這個時代。

更多出色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大概下載鈦媒體 App
從天佑說起,為何 YY 頭部主播幾乎都是男性?
從天佑說起,為何 YY 頭部主播幾乎都是男性?
從天佑說起,為何 YY 頭部主播幾乎都是男性?

每日熱門

娛樂熱門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