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繼續訪問電腦版

喂餅也要喂舒服了!強迫癥患者保羅的完美主義情結

[複製鏈接]



“至於嗎?哥們。”安德森對他說。

安德森沒覺得保羅傳的不好,但他已經把球投進了,保羅還要道歉,才真的讓人意外。

為了給他制造這個機會,保羅拿著球突破禁區,吸引了4位魔術球員的注意,還能在右側用右手把球傳給左側底角的安德森,在肌肉叢林中,他的傳球空間真的就只有那麼一點點。

安德森接球挺費勁,因為球傳高了,不是保羅的本意。但因為包圍保羅的對手沒時間回防,他還是有時間調整姿勢,最終把球投進。




“那根本不是糟糕的傳球,”安德森說,“那種情況下他還能怎麼辦呢?他的天賦就是那麼特別。”

不管身體如何扭曲,來盯防的人有多少,不管是跨場長傳還是單手推進,保羅總覺得自己每次傳球都應該是完美的,就算偏離幾寸,他都會懊悔不已。

“我只希望幫助隊友投的更輕松。”他說,“我們都有各自的任務,射手的任務是進球,而我的任務就是把球傳好,及時,準確。”

保羅在NBA打了13年,累積下8466次生涯助攻,但他的傳球技術不能說完全是在這些年裡打磨出來的。

曾在新奧爾良黃蜂跟保羅合作的大衛-韋斯特一共接到過保羅1120次助攻,他就說:“他的傳球就是那麼到位,你不需要多做什麼接球動作,他總能及時準確的把球給你。”

但光有及時準確還不夠,保羅還能做到的是為每一位隊友傳出最適合他們的旋轉方向。“我大概有這樣的強迫癥,很在乎這種細節。”他說。

傳球對保羅來說不僅是藝術和科學,他也深深沉迷其中。他生涯場均助攻9.9次,僅少於魔術師和斯托克頓位居歷史第三,能取得這樣的成就,離不開那種沉迷。

* * * *

保羅單場最高搶斷紀錄是9次,對手是基德仍在效力的小牛。單場搶斷8次的紀錄則有4場,其中一場則是對納什還在效力的太陽。這兩位傳奇控衛在助攻榜單上分列二三位,保羅對他們打出這樣的數據也不是意外。他看基德納什的比賽實在太多了,他渴望學習更多,同時也對他們的比賽習慣了如指掌。

在被問到如何成為傳球大師的時候,保羅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沒什麼比儲存在那裡的知識更重要了。

“我幾乎把自己當作圍棋選手。”他說,“總能在場上預判到還沒有發生的動作。”

保羅經常說比賽的簡單,特別是擋拆,對他來說就像給面包抹黃油一樣輕松幸福。

當他獲得掩護,總能立刻閱讀對方大個的反應,同時觀察著禁區協防者。如果大個上前堵他,協防者盯住底角射手,那他就會用速度突破禁區,扣籃、上籃、傳給隊友空接或擊地傳球都是他的選項。如果協防他,那就直接傳給射手投三分。如果大個往禁區退,那保羅則會亮出自己的中投絕活。

“只說閱讀比賽的話,我能做的選擇真的很多。”他說。

因為研究太多,比賽對保羅已經變得很簡單。他一直驕傲宣稱自己是聯盟裡看錄像最多的球員,按他的說法就是“狼吞虎咽”。他對任何防守細節都很敏感,也能立刻找到擴大漏洞的辦法,這都是30000多分鐘出戰時間和超高籃球智商綜合的結果。

曾在黃蜂跟他做隊友的特雷沃-阿里扎也說:“他可以隨心所欲地操縱比賽。”

保羅總是默默記下某一對手在某一戰術中的防守習慣,等到他再打這個戰術,就已經知道破防的辦法了。這很考驗臨場能力,他的隊友都為此驚嘆不已。

PJ-塔克也說:“他的眼睛真的太毒了,他會告訴你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還能真說準。”




保羅不僅緊密觀察著對手防守的變化,他也會注意單個防守者的習慣動作,有誰喜歡賭博,有誰不喜歡,又有誰總愛伸手等等,然後放大他們的缺點。

所以,保羅已經有1957次搶斷,現役第一。為了利用對手破綻,保羅也練成了他最引以為傲的絕技:用左手也能精準傳出難度超高的擋拆擊地球和勾手傳球。

“用右手傳這種球意味著什嗎?”保羅邊說邊展示,“這代表他們是在用左手運球,傳的時候換到右手,所以我總能在這個時候搶斷。”

保羅也推薦大家去找找本賽季自己最滿意的一次傳球的片段,那是在主場對湖人的比賽中,他左手傳給內內上籃的一球。

當時湖人替補控衛卡魯索一直緊跟在他的右後方,他在跟內內擋拆後根本沒運球,直接用左手擊地傳給對方,內內輕松接球得分,因為湖人大個也上前圍堵保羅了,而協防者還在盯著弱側底角的傑拉德-格林。

這就是保羅心中的完美傳球,他無需為此道歉。
喂餅也要喂舒服了!強迫癥患者保羅的完美主義情結
喂餅也要喂舒服了!強迫癥患者保羅的完美主義情結
喂餅也要喂舒服了!強迫癥患者保羅的完美主義情結

每日熱門

娛樂熱門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